岳钺.

极地cp宣传者,还活着.

【all越】三人行Ⅱ。

*是几个很短的all越小故事.
*清水,无脑甜,ooc慎入.
*校园ver系列,ABO+U-17背景,这次每个故事既可以是独立的又可以是有联系的,互相有箭头的恋人未满设定.
*手机码字,格式非常难看,希望不要介意.

——系列Ⅱ「GIGS」

P.4 「真越/迹越」

尖锐的刺破皮肤的感觉的确是不太好受,就算是安静了一段时间也仍然能感觉到后颈的疼痛,指尖轻触着抹去残余的血珠,越前龙马倒真的很好奇迹部景吾到底是如何忍耐下这种血腥味道的。

他是Beta,不会有甜美的信息素供Alpha享用,咬破并没怎么发育的腺体能够带来的也只有浓重的血腥气,越前龙马没怎么好好听生理课,但这些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所以他更加不明白迹部景吾究竟是为什么才要态度强硬的做这种也许让他们两个人都不怎么自然的事情。

“这个时间怎么还在闲逛?”

难得能听到这样的一句像是呵斥的问话,只不过是龙马因为将帽子压的过低而径直撞上了人。但关于他为什么要停下来,龙马不知道,也没去想。

“啊,我会回去的。”

真田弦一郎皱起眉,虽然龙马没继续说下去,但他知道下一句一定是“不用管我”之类的话。恍惚间察觉到了少年身上似乎有什么其他的陌生的气息,他仅仅是猜测了一下,就得出了无限接近真相的答案。

“回去用绷带缠一下吧——不想被知道的话。”

“……嗯。”

简单音节的回答,越前龙马说实话是怔了怔,他没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足以让真田发现的破绽,但他由于闻不到Alpha的信息素味道而完全忽略了这一点。但同作为Alpha的真田弦一郎可是辨认出了那根本不可能出现在龙马身上的味道,再加上他能看出的迹部对龙马的心思,猜测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

还真不懂得克制啊,迹部。

真田弦一郎是在开着场灯的一个网球场里找到迹部景吾的,斜插着口袋站在场边的台阶上,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有没有平静下来——迹部知道越前龙马只是Beta,但这样却更加不能压抑他想要去占有的欲望。

夜风微凉,拂过之时轻吹起发丝,深色的眼眸只映着星空,再无他物。

“你发现了?”迹部说这话的时候头也没回,真田那极具攻击性的信息素味道实在是让Alpha相斥被体现的淋漓尽致,他一点也不想靠近那个人。

先是沉默了一阵,真田不说话,迹部也就不回话,两个人像是僵持着,又像是根本没话可说。

“你留下的味道太容易被发现了。”

“因为本大爷要告诉所有人他是谁的。”

偏偏就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才会让他、甚至说其他人也一同陷入这样无底的深渊。占有欲作祟,迹部景吾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少年被其他任何人拥有——哪怕只是一点的疑虑,他也不想有。

只是真田弦一郎并不这么想。

“听好了迹部。”他似乎是在掩饰着,又毫不掩饰的说了出来,“他是Beta,这就意味着他不可能属于你,或者说不可能只是你一个人的。”

似乎是被这句话触到了什么敏感的神经, 迹部转过身,迎面撞上真田表明绝不肯让步的尖锐目光。他无法否认那句话,因为要不了几天他留下的信息素味道就会消失殆尽,Alpha的一切强势对Beta都毫无作用——这也是迹部景吾的占有欲迟迟压抑不下的缘故。

觊觎着越前龙马的人有多少可没人说得清,迹部景吾也知道真田弦一郎可没打算仅仅甘愿于“注视与守护”。

他们想要的都是拥有,想要完全的拥有。

刀锋相撞。

P.5「冢越/迹越」

又有Omega发/情了。

越前龙马总是这样淡定的旁观着每次都会引起动乱的发/情事件,对那些因此而收到一定程度影响的Alpha嗤之以鼻——Beta从来没有这样的顾虑,他也闻不到那些会让AO都疯狂到极致的信息素味道。

这种事情发生在U17的合宿地倒也真的是意料之外,因为他本以为不会有这种疏忽的事情发生。而这个时候能像他一样安稳自如的人可不多,毕竟聚集了诸多精英选手的地方Alpha的比例可是出人意料的高。

因为这样的事情暂停了几个小时的练习,说实话对龙马并没有多大影响,他依然可以拿着球拍在球场里自主练习。

从宿舍要拐出去的时候,越前龙马其实是一点也不想遇上迹部景吾的。

从他的眼睛里就能读出来的东西根本不需要言语说明,因此龙马一句话都没准备说的想从旁边直接走过,却被看似轻佻实则用了十成十的力气的动作拦在了拐角处。

迹部将身体轻靠在墙边完全挡住龙马视线里楼梯的一角,只不过龙马根本闻不到他身上萦绕着的强烈的信息素味道,否则很可能会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真是事不关己的冷漠态度啊,嗯?”

“本来就跟我没关系。”

太近了,越前龙马觉得。他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迹部到底是什么时候靠在他耳边说话的,只要他稍微抬起头就能恰好只相距帽檐的长度、唇间也只余下几厘米的距离——于是龙马压低了帽子。他总觉得迹部景吾这有点反常但其实又说不上反常的举动一定和那Omega的发/情脱不开干系。

切、还不是会被影响。

他的确觉得作为Beta、无需被易感期或是发情期困扰真的是太好了,却也仅仅是松口气的程度,谈不上高兴。

虽然距离那么近,但他没有躲开,甚至在迹部还没有讲下一句话之前就抬起了头,琥珀色的眸子直盯着面前的人,光芒闪烁。

“你们在干什么?”

只听了声音,迹部景吾就没准备再说什么了,他放开撑着墙的手,勾着笑意转眸,“你来的真是时候啊,手冢。”

“……部长。”龙马倒是确实没想到自家部长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因为总会有种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被发现了的感觉——究竟是什么事情呢?反正到目前为止他肯定是想不明白的。

同样浓重的味道相撞,即便是手冢国光那清冷许多的信息素也抵不住泛滥起来的攻势,两个人简直像是要以此来决一胜负一样——只不过他们都没那个幼稚的兴致,手冢只是挪步到龙马身旁,告诉他训练要重新开始,将人三言两语推回了房间。

龙马只是很奇怪的抬眸看了看手冢,又撞上迹部的目光——他还是在看着龙马的——旋即便拿着球拍拐回了自己房间。他当时唯一想着的事情是“没想到训练恢复的很快”,可能是因为以往青学遇到这样的事情都因为担忧球员状况而暂停半天的练习,龙马也早已经习惯了。

手冢倒是没有马上离开,但也没有移回目光。

“先破坏约定的人是你,迹部。”

“既然有机会,本大爷又为什么要放过?”

手冢不用看也知道迹部该是一副什么神情,机会主义者倒也不算他们任何一人的标签,但总会在某一件事情上不约而同的打破禁忌。——也许真的是因为那个人是越前龙马,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互相破坏规则。

先发觉的人注定从一开始就是输家。

“机会不是每次都有的。”

“谁知道呢。”

手冢国光侧转过身,正对上迹部景吾显然满载自信的笑意,似是还带了层挑衅的意味。眸光同言语一并化作了攻击的利器,而后不知是被一一防御还是被相同的锐利击落,就如同Alpha之间的战争。

静默无言。

P.6「真越/冢越」

越前龙马被问着为什么不到近一点的位置看这场难得一见的练习赛,他只是移开了目光没有回答,似乎是想要逃避着什么一样。

看着站在球场两边的人——手冢国光和真田弦一郎——他总觉得还会有异样的感觉由心底生发。

散着热意的腺体处总还残余着温润的触感,不知是源于谁的触碰或是谁的亲吻。龙马自己其实并不知道事情是如何演变的,只知道当宿舍内的灯突然因线路问题而熄灭的时候,他刚好在门口听几个人谈论明天的事情,而后却似是被什么人半揽着肩膀,手扣在左臂旁侧,温度沿着掌心蔓延。

那个人没说话,但是越前龙马觉得自己知道他是谁。

熟悉却又总是不会过分亲近的味道闯入呼吸间,越前龙马作为Beta是闻不到信息素的确切味道的,但他总会有种能够感知到费洛蒙的错觉——就如现在,他的的确确能猜到自己身边站着两个人,两个能带给人无限安全感的人。

却又恰恰是因为气息过于熟悉,在平时根本不会注意的时候没有多加留意,导致现在他几乎辨认不出来两种并不相互融合的味道究竟都是属于谁的。

没有想象中的动乱,吵嚷声已经降到较低的程度,龙马觉得扣在自己肩上的手松了松,但似乎却仍然因为另一个人没有动作而迟迟不肯先言退缩。

被指尖轻触双唇的瞬间惹得龙马稍微僵住了动作,身体的震颤被感知的一清二楚,轻抚过唇瓣的手也没有停止的沿着脖颈线条向下游走,停留于左侧锁骨的凹陷处摩挲着。龙马被反扣住的手没有施力,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肌肤接触的地方正在升起的热度。

后颈的凸起处也似乎被轻缓的揉按着,似是撩拨的动作让越前龙马实在无法思考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只不过他唯一知道的是他没有拒绝——也许是不想,也许是不能。

最后的轻吻也并不知晓是谁留下的,手很快被放开了,温度却迟迟降不下去。越前龙马对这个突发事件在意到几乎一夜没有完整的睡好觉——尽管他始终不想承认自己很在意。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睡眼惺忪地拨弄着睡乱的额发,在经过某两个人身边的时候寻嗅到了同昨天晚上无比相似的气息——越前龙马旋即停在了原地。

“骗人的吧…。”

清凉的水接连不断的冲洗着面颊,明明皮肤温度已经被冷水浸透,越前龙马却始终觉得能够触碰到不正常的热度。直到现在看见这两个人将要成为练习赛的对手,也依然是这样。

眸光流转,总有什么藏匿在深处的东西被发掘了出来,现于光下。

轻泛涟漪。

——「TBC」
因为觉得主角Beta实在是过于带感所以在校园系列套了ABO的设定,总之很多事情还是很方便的(笑)
我真的太喜欢GIGS了,所以无论怎么被阻拦我也想写写看……ooc致歉,感谢阅读.

【白石越/R】Gluttony.

系列第二篇,没什么质量的破车,慎入.

ooc致歉.

tag问题和系列说明在前篇,都是独立的故事.

已成年、已交往设定,假的剧情流,主要目的是开车,我写的时候是真的没带脑子,希望各位也别太带脑子看,无脑甜系列.

车速很慢,慢到你走着都比它快.

链接见评论.

一个非典型病症存梗。


是一个ABO设定背景下的非典型病症,名称暂设“β型信息素抑制剂过敏症”,主要患者是Beta,青少年多发。
具体表现为对Alpha及Omega的信息素抑制剂的气味或者成分过敏,导致本不发育的腺体出现(相对于Beta而言)过度发育的症状,由于Beta本身感觉不到AO的信息素,所以最初并不能自主发现这样的病症,加之初次过敏症状轻微至几乎察觉不到,很容易被忽视。但随着过敏次数增加,会使Beta的腺体过度发育至身体出现本不属于Beta的性征,主要分为“α性征表现型”和“Ω性征表现型”,二者出现的几率分别为25%和75%。
α性征表现型的症状是出现紊乱的接近于Alpha的易感期,短至1-2小时,长至24小时或以上,性格偏于暴躁易怒,情绪不稳定,会散发出没有具体味道的十分具有攻击性的信息素(α类不稳定费洛蒙)。
Ω性征表现型的症状是出现紊乱的接近于Omgea的发情期,短至1-2小时,长至24小时或以上,会散发出没有具体味道的十分具有引诱性的信息素(Ω类不稳定费洛蒙),体脂率及肤质变化。
两种表现型均为向着非Beta体征的方向发展,为症状之一的不稳定型费洛蒙是产生此种影响的重要因素,即可说是由于产生了不稳定型费洛蒙所以令腺体过度发育,治疗此种过敏症即要阻止腺体发育并抑制此种信息素的产生,需要药物辅助治疗,但对身体伤害也比较大,长期服用很有可能导致其他后遗症。 其他解决方法为通过不断标记他人(α性征表现型)或被标记(Ω性征表现型)来达到抑制不稳定型费洛蒙的效用,表面上看是渡过本属于Alpha的易感期或本属于Omega的发情期。由于Beta本身并不能标记他人或被标记,所以无论是标记还是被标记都是短期存在的,标记会很快消失(即是将他人短期标记或被短期标记)。
随着病症逐渐发作明显,其他性征改变表现之一为能够闻到Alpha或Omega的信息素味道,但本身作为Beta不会被其信息素影响而导致发情期(或易感期)。
并不是普遍的病症,但也并不属于极罕见的特例,永久治愈的可能性为50%。在此期间应尽量避免接触信息素抑制剂,由于信息素抑制剂直接接触腺体会增加影响且考虑到信息素抑制剂的广泛应用,不建议将腺体暴露在外。

完全私设的病症,目前是这些设定,亟待补充。推荐AB或双B或threesome(3P)及以上(all向),因为脑洞来源就是(运动番的)主角总受,所以个人写设定的时候觉得可能会比较适合于这样的cp梗类型,当然也可能是比较适合开车的。……

原创脑洞设定,之前投到过语c戏梗&写作梗墙上,占tag致歉,如有冒犯非常抱歉,如若喜欢不胜感激。

【all越】三人行Ⅰ。

*是几个很短的all越小故事.
*清水,无脑甜,ooc慎入.
*成年ver系列,每个都是独立的故事,已交往设定.
*手机码字,格式非常难看,希望不要介意.

——系列Ⅰ「早、午、晚」

P.1 晨间。「真越/幸越」

暖意被阳光顺着没有遮挡的窗户探进屋内,就在窗边的双人床总是能够留住贪恋着什么的人,也许是被倦意留住的,又或许是被爱所留住的。

越前龙马是被这样的阳光叫醒的。

不算刺眼却很明亮的照入房间内,让他在稍微清醒了一点以后下意识的想要抬手揉揉睡得有些凌乱的头发,却猛然间发觉自己动弹不得。也是这个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腰腹间的酸痛,包括大腿内侧和某个难以诉说的隐秘处尚存的残余感觉,他甚至没敢想自己身上究竟被吻下了多少痕迹。

而罪魁祸首就睡在他身边,两个人都像是还熟睡着,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揽着自己腰间的手扣的很紧,像是要将自己牢牢锁在他怀里一样,后颈侧与肩膀裸露的肌肤还能感受到温度,幸村精市几乎是将脸埋在了少年的颈肩处,发尾轻柔的扫过他精致的脸颊——只不过这些龙马都看不到,他是背对着幸村的,因此也不忍就那样挣脱开他的怀抱。

龙马彻底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先是那张他盯了无数次也觉得俊美非常的脸,虽然他从没这样说过。他觉得真田弦一郎不皱着眉的时候确实很好看,就像现在这样安静的睡颜,他盯着看了许久也没有移开目光,似乎就能一直这样看下去。当然,龙马也从未告诉过他这样的事。

与他十指相扣的左手就那样轻放在他们之间的距离间,龙马感觉不到什么麻痹感,显然是被极轻的扣住,像是生怕他因此被吵醒一样。

搭在幸村手腕间的空闲的右手动了一下,似乎是觉得不会吵到幸村,龙马下意识的抬起了那只手,琥珀色的眼眸没有移开视线,轻抚上真田的脸颊,指腹不自觉的摩挲着,心下究竟在感叹什么也只有龙马一个人才知道。

直到真田察觉到这个明目张胆的小动作,他在睁眼之前先扣住了那只手,而后才缓缓睁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被抓了现行的少年,看着他有些羞愤又不知所措的样子,相牵着的手又扣紧了些。

似乎是发现了两个人含情脉脉的样子,也不知是什么暧昧的气氛扰醒了幸村,他揽着龙马的手臂收紧了许多,像是刻意要将他的注意力从真田那里夺回来一样,深深吸了口气,还未消散的沐浴露香气闯入鼻腔,让他愈发不忍放开。

轻咬上那片白皙的肌肤,也许还有昨晚留下的痕迹没有消散,所以幸村也就咬的轻了些,似是只要少年重新注意起他就好。

龙马倒是无奈许多,两个比自己大了两岁的男人总是会在这种小细节上淋漓尽致的表现着占有欲,总是搞得他左右为难,最后要么谁也不理,要么认命的由他们去,倒是比一般情况下累得多。

“要做吗?”

“不要。”干脆利落也直接的回答了幸村,龙马想了想,话音还未落就又补了一句,也许是觉得太过直接的拒绝可能让人失望,但龙马似乎更多的是单纯的接了一句——“我不想选。”

“那就不选。”真田靠近着吻了吻龙马额前,看着他后知后觉的回想着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浅笑泛起。

当龙马反应过来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同时好奇着是怎么无需言语协商交流好的时候,事情显然已经不能控制了。

“喂、等等,你们……”

以吻封缄。

P.2 午间。「白石越/金越」

顶着正午热情到令人难以承受的阳光,越前龙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近十年之后的自己还会站在游乐场外,即便难得的没有背起球袋也与那些兴致勃勃的小孩子显得格格不入。

当然不包括从刚才起就在感叹着“太棒了”的远山金太郎。他显然对这样的地方充满好感,无论是几年前还是现在,仿佛所有的东西在他看来都拥有着吸引力与新奇感,这可是龙马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感觉。

不过他并不讨厌这样的地方,虽然也没有表现的太过感兴趣,但至少没有拒绝远山金太郎的一切邀请。龙马觉得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自从进到这个充斥着欢笑声的游乐场,白石藏之介就没有放开过紧扣着自己的手。

提议自然是远山先说出来的,但白石比龙马还要早认同一点,问他理由又只有一句“这样不是很好吗”,再没有其他的线索,所以龙马也只得答应下来——然后就变成了这样。

他不怕什么鬼屋和高空项目,只是远山金太郎时刻都在自己旁边满溢愉悦的吵嚷些什么的样子让龙马有些无可奈何,却完全没办法摆脱他——两个人始终牵着的手被氢气球的绳子缠绕在一起,手腕上留下了浅淡的红色痕迹,可能连绳结也没有打,只是那样自然的缠了起来。

“我说啊,你也太激动了吧…。”明明都是快要二十多岁的人了,还和当初认识他的时候毫无区别,这样的零改变也让龙马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嗯?因为实在是很有趣啊!不觉得很怀念吗,超前——!”

“是越前。”

最后一次说、绝对是最后一次说。越前龙马实在是对这个明明看起来很天然却充满攻击性的肉食系少年没什么办法,也不知道平日里被牵着鼻子走的人到底是谁——总之龙马肯定不想是自己。

好不容易有了空余时间,越前龙马先拿了冰淇淋回来,还稍微转头看了看——谁知道过一会儿远山金太郎又会从什么地方回来,果然刚刚还在旁边排队的人就不见了踪影。

他阖了阖眸像是在心下叹了口气,径直站定在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看着他的白石藏之介身旁。越前龙马想了想,先递过去了手中的冰淇淋,是香草口味的,味道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甜。

“…要尝尝吗?”

白石藏之介勾起了比刚才还要明晰的笑意,没有去接龙马拿着的冰淇淋,而是轻抓过他的腕侧,将他毫无准备的拉向自己的方向,另一只手绕到颈后按下,只要他稍微仰头就能触到少年的双唇。

而白石确实是这样做了。浅尝辄止的亲吻和轻缓舔舐唇瓣的温润触感让龙马一时之间僵滞了动作,即便看不到自己的神情也知道一定不太妙——毕竟热度在蔓延着。

“嗯,很甜。”

残余在唇间的冰淇淋味道比真正的还要甜,所以白石藏之介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吻向龙马,无论他会不会拒绝——这种可能性也确实过于飘忽不定,不过白石也不是会让机会变得缥缈的人。

“啊——太狡猾了,白石!”突然从背后压过来的重量让龙马险些没拿稳手中的冰淇淋,在阳光下有些融化的甜水顺着蛋筒沾溢,也不知道会不会滴落在袖口或者衣襟。远山金太郎突然从后面扑了过来,显然是很在意刚刚白石的偷跑行为。

“是这样吗?”起身背起单肩包,白石似乎不准备对刚才的事情给个说法,而显然远山金太郎还是很在意在这种意料之外的时候被占到机会的事情,扣着龙马的手都加了些许力度。

龙马倒是没怎么在意那些,只是看着有些融化的冰淇淋,眸光轮转徘徊于走在自己身前或身边的两个人之间,总觉得现在同几年前的光景没什么区别。

他还是那个一身桀骜的少年,身边陪伴着他的人也从没有改变。

越前龙马觉得,这样也许比什么都好,心中所想与眼前之景重叠,再无其他。

年岁静好。

P.3 晚间。「冢越/不二越」

繁华街区的夜景总是被霓虹灯渲染的光彩缤纷,四处华光闪烁的耀眼灯光却偏偏比不过街市间的美食气味,倘若它们能知道的话一定会无奈的叹着气——就如同现在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的两个人。

越前龙马本来是被邀请问要不要看电影的,询问者是不二周助,而他显然非常介意龙马在答应了以后毫不犹豫的买下三张票,就像是习以为常了一样——然后把其中的一张递给了手冢国光。

果然手冢在的时候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二人世界,不二是这样想的,那么作为立场相同的人,手冢也一定是这样想的。

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也许没人知道——甚至连他们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只是在曾经球场的时候,他们就总是这样站在龙马旁边,手冢在右后方的位置看着那瘦弱的背影凝神思考着,不二在左前方转眸看着少年满是傲气的眼眸,始终是三个人的直线,中心也始终都是越前龙马。

在那以后的很久时间里,都好像没有改变过,但实际上却是天差地别。

在电影结束以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从影院离开后途经的市景被灯光照耀着,温度刚好的风轻抚而过,让龙马觉得就这样回家总是有点浪费。

“要沿街走一走吗?”

看着倏忽间停驻脚步的龙马,不二似乎是猜到了龙马的心思,挪步到他身边,笑意渐深,微微弯下腰从左侧面盯住他转过来的眼睛,简单直接的道出了龙马的想法。

“啊…嗯,好。”似乎是因为心里想的被瞬间看穿,龙马有些心情复杂的压了压帽子,闪躲着直视着自己目光,不自然的移开了视线。

手冢抬眼望了望今夜明亮异常的星空,似乎是默许了这个提议,心下想着快要到12月份了,也许今年在日本的时间还赶得上龙马的生日——直到龙马偏着视线向他伸出了手,他才回神发觉一不留意想的过了头。

越前龙马也是先向不二伸了手的,只是反过来被不二周助紧扣着指间拉近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因为嫌麻烦而不带手套的手已然有些冰凉,不二也因此牢牢的攥着他的手,分享两个人的温度。

而龙马突然发觉手冢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也不好意思叫他,只是也向他伸出了手。

手冢国光似乎是笑了,他牵过那只向他主动邀约的手,悄无声息的攥紧了,似乎是也感觉到了那份凉意,想要让他们之间只留存温暖。

他走在龙马右边,不二在左边,他们挨的很近,近到让人看不见他们牵着的手,看不到少年的肩膀位置与他们的身高差距,却能真切的感受到他们之间传溢的温暖。

越前龙马永远走在中间位置,他们也永远都陪伴在他的身边,从初见到现在,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都不曾改变。

暖意入心。

——「TBC」
每一个小故事其实都是我从突如其来的脑洞中删减出来的,因为全篇我基本都会坑掉,所以选了这种把情节当做片段故事写出来的方式分享一下甜甜的脑洞.
下一个系列应该是校园系列,也许很快就会写出来.
感谢阅读.

【双越/R】Lust.

系列第一篇,没什么质量的破车,慎入.

ooc致歉.

关于打了all越的tag的原因,是因为这是一个系列车,一共七篇,都是与标题对应的“七原罪”,和内容其实有一点联系,一篇一个cp,分别是迹越/不二越/真越/幸越/冢越/白石越/双越,虽然先挑了可能比较好写的但是想到反正要写完,所以就打了all越的tag,如果不妥我会立刻删除.

每一篇都是独立的故事,全系列设定皆为已成年、已交往,假的剧情流,主要目的是开车,我写的时候基本都不带脑子,希望各位也别太带脑子看,无脑甜系列.

车速很慢,慢到你走着都比它快.

链接见评论.

【双鬼/R】交换承诺。

只是很久以前的一辆小破车,loveless设定,慎入.

*loveless,每个人出生后都长着耳朵和尾巴,只有在进行了某种形式的性/行为后,耳朵和尾巴才会脱落,是否有耳朵和尾巴被作为界定一个人是否真正成熟(或是否是成人)的标志。设定出自《无爱之战(LOVELESS)》。
文中设定的耳朵和尾巴均为猫耳猫尾。

ooc致歉.

车速很慢,慢到你走着都比它快.

链接见评论.

你好,我是白逾世。
全职未退坑但属于一脚踩出坑外的状态,东西还会写但是不知道多久以后了,高三有点弧,其实已经半年多没写过东西了,谨慎关注。
原本这个号是专门写全职的,跳坑以后就可能什么都有。
任何时候都可以在的是全职/drrr/暗杀/mha/网王/钻a/大振/小单车/黑篮/闪十一/hq/days以及其他运动番,还有其他坑掉落待定。
世界第一主角吹,运动番主角总受派,坚定all绿谷/all越/all黑子/all坂/all泽/all円/all帝/all尽,其他cp不一定。
黄黑/影日/月山/业渚/轰出/山坂/东卷/吹円/御泽/A3,是我目前可能会写一写的cp,可能还有其他。
全职是叶蓝/王喻王/周黄/韩张,其他都不一定,雷区是喻黄/韩叶/周翔,大写加粗的雷,绝对不吃。
脑洞很大,设定写很多,从不填坑,也欢迎小窗讨论车梗,随心写车,没有逻辑和文笔,喜欢无脑甜,从不写虐,也拒绝吃刀。
tx/微博/贴吧以及lof这里基本都在,名朋已淡。
暂且这些,最近诈尸,欢迎聊天扩列。

【王喻/R】他与一见钟情与他。

只是一辆小破车,ooc慎入.

私家侦探王×霸道总裁喻,其他出现人物均为友情向.

甜,无脑甜,一切为了甜,所以可能除了糖以外什么都找不到,个人建议不要带脑子看.

实际上是一个没很霸道还有点诱的喻和一个神秘莫测还打直球的王,为ooc致歉.

全文1w+,是一辆剧情车,中间过程略微有一点欢脱,结果反过来看可能没多少车……

车速很慢,慢到你走着都比它快.

链接见评论.

【王喻/R】蜂蜜莫吉托与白兰地诱惑。

只是一辆小破车,ooc慎入.

原著向,一个有点作的喻和一个有点占有欲的王,虽然不清楚我这么描述对不对……有一句话周黄.

无脑甜,所以我并没带脑子写,希望尽量能不带脑子看.

车速很慢,慢到你走着都比它快.

顶风作案,祝我好运.

链接见评论.

【昊翔/R】撕咬战争。

只是一辆ABO的破车,ooc慎入.

Alpha军官唐昊×Omega军官孙翔,脑洞产物,世界观大致与另篇“隐秘对立”相同.

6k5字数,结果大概是剧情占了一大半……认错.

车速很慢,慢到你走着都比它快.

链接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