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钺.

极地cp宣传者,还活着.

【翔橙】论深夜敲错房门的后果。

*与原著有出入.

*一切为了甜.

*ooc慎.

————————————————————————☆

欧式风格的建筑虽然看着有点繁复,但灯光映衬下还是很好看的。孙翔将手中早已空荡的易拉罐随手放在身边,思绪不太明晰的想着。

今天的比赛失误有点多……呸,太他妈多了。

不仅状态出奇的差,无法集中精神,甚至连APM也掉了许多,唐昊还一言不发的打量着孙翔想看看这幅皮囊之下的人到底还是不是孙翔。

虽然这事不是自己一个人在酒店外一边吹冷风一边灌酒就能解决的,但孙翔还是这么做了——暂时没有什么理由,想找个方式无声地发泄一下憋闷已久的情绪。

好烦啊。

但是为什么会这么烦躁呢?孙翔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思绪乱的他根本无心打量周围的一切,自然也不知道有个人影正撩起窗帘一角盯着他颓然的身影许久了。

第四个啤酒罐被捏出了痕迹,用力到泛白的指节差点就将那个无辜的易拉罐狠狠摔出去,但孙翔最后也没那么干。

他不是小孩子了,这种发脾气的事儿还是少做。

这样想着,发觉时间也不早了——酒店的灯只有寥寥几盏还亮着——就将手边的所有易拉罐一个一个远掷进垃圾箱里,转身进了酒店。

三楼窗帘角落藏着的人默然将窗帘放下。

等电梯到了三楼后孙翔才发觉,离开训练室后就一直没回过房间的他现在自然是没带着房卡的,又懒得折腾回一楼大厅,于是就准备回去敲门。

然而不妙的是出了电梯以后的孙翔走错了方向。

职业选手一般没什么酒量可言,此时又心烦意乱的孙翔完全没发现左右颠倒的事实,还在心里嗔怪说怎么有点奇怪,然后数着第几个房间敲了过去——

看见苏沐橙的时候孙翔就真懵了。

“……苏沐橙??”

“是我啊,怎么,喝的有点晕,不认识我了?”

浅笑挂在唇边,苏沐橙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婉,看见孙翔的模样也大概知道他是走错房间了,不过这错的也是很可以,估计是真有点晕了。

“不是,这儿……你为什么在这?”

眼角眉梢的笑意愈发明显,苏沐橙忍了一会儿才没笑弯了腰,“这是3008,你和唐昊的房间是3012,在那边。”说着还给孙翔指了指,生怕他不认识一样。

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走错方向的孙翔怔了怔神,半晌才开口丢下一句“哦对不起啊”就要往回走,却被苏沐橙勾住了手臂,见她往外走出了点,应该是楚云秀还醒着,不想被听到些什么。

“在楼下反省了那么久,有结果吗?”

孙翔完全没发现苏沐橙看见了他,又感觉他在那么明显的地方看见也无可厚非,于是就直率的摇了摇头,锋芒傲气全部被埋藏于眼眸深处,令苏沐橙也有些意想不到。

“那叶修说了什么,你还记得吗?”孙翔想了想,断断续续的把叶修点过的他失误处和批评意见重复了一遍,期间越来越不爽还只能强忍着的样子让苏沐橙忍俊不禁,孙翔讲完之后看着笑出声的苏沐橙还很不解。

既然问题在团队配合,那就好好训练磨合吧?孙翔一开始还没想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这句话他早就听别人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他当初在嘉世的时候是这样,本以为后来有所改观,现在到了世邀赛却又变回了这模样,孙翔的烦躁原因主要来源于此。

“你不习惯那么多人在训练室的话,那我们明天单独找个地方吧,先竞技场,再打双人的看看。”

孙翔想了想他自从失误渐多以后确实决定训练室太压抑,刚想答应就发现跟他提出这个建议的人是苏沐橙,“好”字吐了一半音节就硬生生停住了,满眼不可思议。

“你?跟我单独出去…训练?”说后两个字的时候孙翔差点咬到舌头,中途顿了一下。

苏沐橙轻笑着,“对啊,距离下场比赛还有三天,用各种方式也得把你的状态调整回来呀,下次不能再失误了。”

“……好。”

“那明早八点,我在一楼大厅等你,假我明天早上跟叶修请,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晚安。”

孙翔接收完这段话还没回答就发现苏沐橙已经闪身回了房间,门也关上了,于是就摇了摇头整理一下思绪,回了自己房间。

熬夜熬到一半还喝了酒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差点迟到,飞快的洗漱换衣服到下楼只用了三分钟,看见苏沐橙的时候指针刚好卡到八点零一。

于是那一天的训练室里就少了两个人,孙翔和苏沐橙,张新杰问起叶修的时候叶修说昨天晚上十一点多苏沐橙跟他请的两个人的假,没说要去干什么。

知情却秘而不宣的楚云秀摆出一副八卦的样子,引人深思,直到晚上七点多两个人从外面吃完晚饭回来。

后来国家队发现孙翔的状态基本回转到了正常程度,偶尔还能冲破自己尚未定数的极限。

最终关于那天苏沐橙和孙翔究竟是不是随便找个网吧打了一天荣耀——就不得而知了。

————————————————————————☆
两个人关系大概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吧,互有好感.
烂尾,烂尾…。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