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钺.

极地cp宣传者,还活着.

【all越】三人行Ⅰ。

*是几个很短的all越小故事.
*清水,无脑甜,ooc慎入.
*成年ver系列,每个都是独立的故事,已交往设定.
*不定时调整文章格式,一般是手机,请不要介意.


——系列Ⅰ「早、午、晚」


P.1 晨间。「真越/幸越」


暖意被阳光顺着没有遮挡的窗户探进屋内,就在窗边的双人床总是能够留住贪恋着什么的人,也许是被倦意留住的,又或许是被爱所留住的。


越前龙马是被这样的阳光叫醒的。


不算刺眼却很明亮的照入房间内,让他在稍微清醒了一点以后下意识的想要抬手揉揉睡得有些凌乱的头发,却猛然间发觉自己动弹不得。也是这个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腰腹间的酸痛,包括大腿内侧和某个难以诉说的隐秘处尚存的残余感觉,他甚至没敢想自己身上究竟被吻下了多少痕迹。

 

而罪魁祸首就睡在他身边,两个人都像是还熟睡着,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揽着自己腰间的手扣的很紧,像是要将自己牢牢锁在他怀里一样,后颈侧与肩膀裸露的肌肤还能感受到温度,幸村精市几乎是将脸埋在了少年的颈肩处,发尾轻柔的扫过他精致的脸颊——只不过这些龙马都看不到,他是背对着幸村的,因此也不忍就那样挣脱开他的怀抱。


龙马彻底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先是那张他盯了无数次也觉得俊美非常的脸,虽然他从没这样说过。他觉得真田弦一郎不皱着眉的时候确实很好看,就像现在这样安静的睡颜,他盯着看了许久也没有移开目光,似乎就能一直这样看下去。当然,龙马也从未告诉过他这样的事。


与他十指相扣的左手就那样轻放在他们之间的距离间,龙马感觉不到什么麻痹感,显然是被极轻的扣住,像是生怕他因此被吵醒一样。


搭在幸村手腕间的空闲的右手动了一下,似乎是觉得不会吵到幸村,龙马下意识的抬起了那只手,琥珀色的眼眸没有移开视线,轻抚上真田的脸颊,指腹不自觉的摩挲着,心下究竟在感叹什么也只有龙马一个人才知道。


直到真田察觉到这个明目张胆的小动作,他在睁眼之前先扣住了那只手,而后才缓缓睁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被抓了现行的少年,看着他有些羞愤又不知所措的样子,相牵着的手又扣紧了些。


似乎是发现了两个人含情脉脉的样子,也不知是什么暧昧的气氛扰醒了幸村,他揽着龙马的手臂收紧了许多,像是刻意要将他的注意力从真田那里夺回来一样,深深吸了口气,还未消散的沐浴露香气闯入鼻腔,让他愈发不忍放开。


轻咬上那片白皙的肌肤,也许还有昨晚留下的痕迹没有消散,所以幸村也就咬的轻了些,似是只要少年重新注意起他就好。


龙马倒是无奈许多,两个比自己大了两岁的男人总是会在这种小细节上淋漓尽致的表现着占有欲,总是搞得他左右为难,最后要么谁也不理,要么认命的由他们去,倒是比一般情况下累得多。 


“要做吗?”


“不要。”干脆利落也直接的回答了幸村,龙马想了想,话音还未落就又补了一句,也许是觉得太过直接的拒绝可能让人失望,但龙马似乎更多的是单纯的接了一句——“我不想选。”


“那就不选。”真田靠近着吻了吻龙马额前,看着他后知后觉的回想着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浅笑泛起。


当龙马反应过来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同时好奇着是怎么无需言语协商交流好的时候,事情显然已经不能控制了。


“喂、等等,你们……”


以吻封缄。



P.2 午间。「白石越/金越」


顶着正午热情到令人难以承受的阳光,越前龙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近十年之后的自己还会站在游乐场外,即便难得的没有背起球袋也与那些兴致勃勃的小孩子显得格格不入。


当然不包括从刚才起就在感叹着“太棒了”的远山金太郎。他显然对这样的地方充满好感,无论是几年前还是现在,仿佛所有的东西在他看来都拥有着吸引力与新奇感,这可是龙马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感觉。


不过他并不讨厌这样的地方,虽然也没有表现的太过感兴趣,但至少没有拒绝远山金太郎的一切邀请。龙马觉得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自从进到这个充斥着欢笑声的游乐场,白石藏之介就没有放开过紧扣着自己的手。


提议自然是远山先说出来的,但白石比龙马还要早认同一点,问他理由又只有一句“这样不是很好吗”,再没有其他的线索,所以龙马也只得答应下来——然后就变成了这样。


他不怕什么鬼屋和高空项目,只是远山金太郎时刻都在自己旁边满溢愉悦的吵嚷些什么的样子让龙马有些无可奈何,却完全没办法摆脱他——两个人始终牵着的手被氢气球的绳子缠绕在一起,手腕上留下了浅淡的红色痕迹,可能连绳结也没有打,只是那样自然的缠了起来。


“我说啊,你也太激动了吧…。”明明都是快要二十多岁的人了,还和当初认识他的时候毫无区别,这样的零改变也让龙马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嗯?因为实在是很有趣啊!不觉得很怀念吗,超前——!”


“是越前。”


最后一次说、绝对是最后一次说。越前龙马实在是对这个明明看起来很天然却充满攻击性的肉食系少年没什么办法,也不知道平日里被牵着鼻子走的人到底是谁——总之龙马肯定不想是自己。


好不容易有了空余时间,越前龙马先拿了冰淇淋回来,还稍微转头看了看——谁知道过一会儿远山金太郎又会从什么地方回来,果然刚刚还在旁边排队的人就不见了踪影。


他阖了阖眸像是在心下叹了口气,径直站定在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看着他的白石藏之介身旁。越前龙马想了想,先递过去了手中的冰淇淋,是香草口味的,味道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甜。


“…要尝尝吗?”


白石藏之介勾起了比刚才还要明晰的笑意,没有去接龙马拿着的冰淇淋,而是轻抓过他的腕侧,将他毫无准备的拉向自己的方向,另一只手绕到颈后按下,只要他稍微仰头就能触到少年的双唇。


而白石确实是这样做了。浅尝辄止的亲吻和轻缓舔舐唇瓣的温润触感让龙马一时之间僵滞了动作,即便看不到自己的神情也知道一定不太妙——毕竟热度在蔓延着。


“嗯,很甜。”


残余在唇间的冰淇淋味道比真正的还要甜,所以白石藏之介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吻向龙马,无论他会不会拒绝——这种可能性也确实过于飘忽不定,不过白石也不是会让机会变得缥缈的人。


“啊——太狡猾了,白石!”突然从背后压过来的重量让龙马险些没拿稳手中的冰淇淋,在阳光下有些融化的甜水顺着蛋筒沾溢,也不知道会不会滴落在袖口或者衣襟。远山金太郎突然从后面扑了过来,显然是很在意刚刚白石的偷跑行为。


“是这样吗?”起身背起单肩包,白石似乎不准备对刚才的事情给个说法,而显然远山金太郎还是很在意在这种意料之外的时候被占到机会的事情,扣着龙马的手都加了些许力度。


龙马倒是没怎么在意那些,只是看着有些融化的冰淇淋,眸光轮转徘徊于走在自己身前或身边的两个人之间,总觉得现在同几年前的光景没什么区别。


他还是那个一身桀骜的少年,身边陪伴着他的人也从没有改变。


越前龙马觉得,这样也许比什么都好,心中所想与眼前之景重叠,再无其他。


年岁静好。



P.3 晚间。「冢越/不二越」


繁华街区的夜景总是被霓虹灯渲染的光彩缤纷,四处华光闪烁的耀眼灯光却偏偏比不过街市间的美食气味,倘若它们能知道的话一定会无奈的叹着气——就如同现在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的两个人。


越前龙马本来是被邀请问要不要看电影的,询问者是不二周助,而他显然非常介意龙马在答应了以后毫不犹豫的买下三张票,就像是习以为常了一样——然后把其中的一张递给了手冢国光。


果然手冢在的时候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二人世界,不二是这样想的,那么作为立场相同的人,手冢也一定是这样想的。


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也许没人知道——甚至连他们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只是在曾经球场的时候,他们就总是这样站在龙马旁边,手冢在右后方的位置看着那瘦弱的背影凝神思考着,不二在左前方转眸看着少年满是傲气的眼眸,始终是三个人的直线,中心也始终都是越前龙马。


在那以后的很久时间里,都好像没有改变过,但实际上却是天差地别。


在电影结束以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从影院离开后途经的市景被灯光照耀着,温度刚好的风轻抚而过,让龙马觉得就这样回家总是有点浪费。


“要沿街走一走吗?”


看着倏忽间停驻脚步的龙马,不二似乎是猜到了龙马的心思,挪步到他身边,笑意渐深,微微弯下腰从左侧面盯住他转过来的眼睛,简单直接的道出了龙马的想法。


“啊…嗯,好。”似乎是因为心里想的被瞬间看穿,龙马有些心情复杂的压了压帽子,闪躲着直视着自己目光,不自然的移开了视线。


手冢抬眼望了望今夜明亮异常的星空,似乎是默许了这个提议,心下想着快要到12月份了,也许今年在日本的时间还赶得上龙马的生日——直到龙马偏着视线向他伸出了手,他才回神发觉一不留意想的过了头。


越前龙马也是先向不二伸了手的,只是反过来被不二周助紧扣着指间拉近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因为嫌麻烦而不带手套的手已然有些冰凉,不二也因此牢牢的攥着他的手,分享两个人的温度。


而龙马突然发觉手冢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也不好意思叫他,只是也向他伸出了手。


手冢国光似乎是笑了,他牵过那只向他主动邀约的手,悄无声息的攥紧了,似乎是也感觉到了那份凉意,想要让他们之间只留存温暖。


他走在龙马右边,不二在左边,他们挨的很近,近到让人看不见他们牵着的手,看不到少年的肩膀位置与他们的身高差距,却能真切的感受到他们之间传溢的温暖。


越前龙马永远走在中间位置,他们也永远都陪伴在他的身边,从初见到现在,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都不曾改变。


暖意入心。 


——「TBC」
每一个小故事其实都是我从突如其来的脑洞中删减出来的,因为全篇我基本都会坑掉,所以选了这种把情节当做片段故事写出来的方式分享一下甜甜的脑洞.

下一个系列应该是校园系列,也许很快就会写出来.
感谢阅读.

评论(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