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钺.

极地cp宣传者,还活着.

【all越】三人行Ⅲ。

*是几个很短的all越小故事.
*清水,无脑甜,ooc慎入.
*AU系列,种族设定及世界观设定皆为私设,都是独立的故事,是否为恋人设定请自行理解.
*不定时调整文章格式,一般是手机,请不要介意.


——系列Ⅲ「是幽灵!」


P.7 猎人与幽灵。「真越/冢越」


一闪而过的赤色在隐匿于白色斗篷的琥珀色眸子中留存许久,他作为一个在其他种族眼里几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幽灵,却在所有同伴都几乎选择迅速逃走的时候,一个人走上前去。


声音已经渐行渐远,好像是攻击的一方被引到了其他的方向。

 

树丛里躲避着杀意的人半跪坐在地上,借着茂密的绿叶遮挡身形,但汩汩涌出的鲜血已经沾染上了碧色的草地——少年皱了皱眉,这个人应该是猎人,这样下去恐怕会引来吸血鬼,于是他选择了向这个素未相识的人伸出援手。


他作为幽灵没有任何特殊能力,没有攻击力、防御力低下,甚至生存能力在所有种族中也是非常弱小的,但让他们能够与其他强大的种族一同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因素,却是其他任何家伙都不具备的——隐匿的能力。


他将自己能够任意伸缩的白色斗篷裁了下来,将那个受伤的猎人罩在了里面——对于一只小幽灵的帮助,那人倒先是沉默着,什么都没说。


“喂、”少年其实并没有在意那人一言不发的样子,因为他看起来就像是个严肃认真的人——“我可以带你回你要去的地方。”


由于猎人都是人类的缘故,少年觉得眼前这个人应该也是十多岁的年纪,只不过由于那过分镇定的样子看不太出来罢了——那人似是思考了一阵,然后以敬语回应了他。


而当他们站定在猎人工会的基地前以后,本想径直离开的少年却停在了原地——因为一路上其实应该算是是被带着走的,再加上幽灵的住地基本与其他互相争斗猎杀的种族相距甚远,他几乎认不出回去的路。


“……”


 相当于是被援救了的人看着少年这副就算不知道也坚决的想要硬找出路线的样子,心下自感无奈的开口,“这一路上麻烦你了,先进来吧,之后可以按照地图走出这里。”


少年稍微有些茫然但却并不想表现出来,只是低声说了一句“打扰了”,最后也是先听对方自我介绍了一下,才记起来还没说名字。


“我是手冢国光,猎人工会E组分工会会长,请多指教。” 


“……越前龙马。”


而由于一些不知名的缘由,越前龙马自从进了猎人工会,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作为一只与世无争的幽灵就住在了这里,就算也出去认过路、回到以前的住区过,最后还是弯弯绕绕的又回到了这里。


真田弦一郎第一次听到手冢国光讲他为什么会把这个迷路的幽灵带回工会的时候,也是惊诧和无奈并存,不知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越前龙马。


他作为副会长,管辖下属工会的猎人们可是远近闻名的严厉,而对待这个突如其来并常住在这里的客人却是经历了几番态度变化。


从越前龙马无聊的在工会里走来走去——刚开始总会被以为是恶作剧,其实只是因为幽灵的特性而总被误会——到后来坚持要和真田一起执行任务,真田弦一郎刚开始当然是直接否决这个意见的,但却每次都对偷偷跟过来的龙马无可奈何。


直到后来,他们都习惯了身旁这个神出鬼没的小幽灵,也渐渐的总会在他身旁。


越前龙马总是很喜欢擦拭着火药枪支的动作,有的时候是看着真田在整理和保养枪械,有的时候是自己溜进来试试手感,却一次也没被真田训斥过。


手冢伸手拿过龙马拿着的短枪放在一旁,仍是那副沉默不言的清冷模样,却抬手抚上少年面颊,从眉型到下颌描摹着仍然青涩的容貌,最后被意识到什么的少年扭开脸逃避着,谁都没有说话,温度蔓延攀升。


门在这时被推开了。


真田倒也不知道他是庆幸撞上了手冢这副要偷跑的行为还是无奈自己又遇上了这种让彼此都不是很痛快的事,只不过他也是极自然的揽过龙马的腰身,让他靠向了自己这边。


“喂,你们…”


越前龙马也不是第一次陷入这样不知名的战争里,他逃避过,但一次都没成功,最后索性是顺其自然的任由发展——只不过每次他都没能幸运的避开被拆吃入腹的结局。


局面还会继续僵持一会儿,紧扣的手和被揽靠的腰背间都蔓延着热度,要不了多久就会发展为情/欲的绯色,让幽灵能够自由遁形的能力无所施展——那也许就是被猎人盯上的结果。


狩猎开始。




P.8 狼人与幽灵。「白石越/不二越」 


温暖的火焰在壁炉里燃烧着,少年蹲坐在炉火旁边驱散身体里的寒冷,洒落在白色衣料上的雪也已经融化消失,昏暗的烛火摇曳着,与炉火的明亮刚巧形成鲜明的对比。


如果不是被一些事情叫回了原本居住的地方,越前龙马才不会在这样的大雪纷飞的恶劣天气外出。一旁拿来夜宵的人放下盛装着食物的盘子,坐到了龙马身旁。


也许是习惯了屋子里的温度,不二周助并没有觉得坐在壁炉旁边多了哪些暖意,只是靠在这个少年身边会带来更多的温暖。只不过龙马并没有想到这些,他总是会对不二这样的话表示疑惑——幽灵的体温可是仅次于吸血鬼的低,总靠在他旁边不但不会感觉到温暖,反而有可能降低自己的温度。


不二总会在这个时候笑着揉揉少年的额发,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原本是和同行的人短暂的合住在这里的,但当无意间在门口发现了这只四处游荡的小幽灵以后,他就似乎没准备继续之前的行程。


作为狼人,他有足够的能力保障他自己和少年的安全,在这个隐蔽的森林小屋里也几乎不会缺木柴和食物——这是多少人向往着的生活,而他和他们现在正在拥有着。


仿佛可以一直这样到许久之后。


白石藏之介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不二周助就察觉到了——狼人的听觉非常敏锐。而他对这样短暂的二人世界很快就被打破总是颇有看法,但相同的,白石也是一样。


不二这样总被他人评价为腹黑与狡黠的人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想要独占是理所应当的,所以他们总是互相在不经意间留意着对方有没有什么逾越规矩的行为——而最后就总是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


龙马坐在中间,似乎是因为刚刚被炉火从寒冷的雪地中拯救了出来而有些困倦,之后坐到另一边的白石藏之介也顺势揽过龙马的肩,他们之间的距离总是无限接近,又仍然无法贴合。


隐匿于黑暗中的利齿尖牙悄无声息的宣战着,却又最终将注意力全部投入进少年身上。

轻吻落在掌心、手腕,甚至移向颈侧,龙马将睡未睡的模样似乎是模糊了思绪,只是在感觉到酥痒之后下意识缩了缩手,却被紧紧扣住。


狼人总不会有过分温顺的性子,白石藏之介和不二周助都只是因为顾虑着龙马自己才没有过分强硬——他们还是有着不可估量的欲望的,就如现在。


缠绕深陷。 




P.9 吸血鬼和幽灵。「迹越/幸越」


曾经的时候,血统高贵的伯爵大人不知从什么地方领回来了一只幽灵,当时整座城堡都几乎为之震动。


迹部景吾无意间发现他的时候,少年似乎是无意间触动了猎人埋下的十字弓。虽然这也是他自己跑到血族城堡聚集区来的后果——猎人们总是不停的猎杀吸血鬼与狼人——只不过总在种族驻地的交界处游荡的这些家伙都不一定是好人就是了。


而相对于所有的高血统血族来说,迹部景吾该说是最嚣张但也最与世无争的吸血鬼。他被称之为“城中的王”,拥有极强的战力却我行我素,从未见他被什么东西束缚过。


可当这个幽灵住进只有吸血鬼才会居住的城堡之后,下人们总觉得事情发生了什么变化。


少年名叫越前龙马,比迹部景吾见到的任何桀骜不驯的吸血鬼、狼人、亦或是猎人都要有傲气,性子也似乎没那么容易捉摸——实际上倒是单纯的很,这是迹部在相处了一段时间以后才最终得到的结论。


至少他那天带着不算太轻的伤势,被迹部带回城堡的时候还似乎很安定的睡着了,就好像只是那么普通的有些疲倦。


但总之越前龙马也没少闯祸,名贵的酒和玻璃制的高脚杯他可是没少打碎,只是迹部从来不在意这些损失。由于并不是太习惯如此豪华的地方,他甚至总是会乱跑乱逛,然后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就会睡着——从前迹部找到他的时候总是会叫他起来,现在却改了做法,收束着想要触碰他的想法坐在他身边。


而这一切仅止于越前龙马遇见幸村精市之前。


说实话,越前龙马觉得这里并不像吸血鬼的城堡,干净的几乎没有灰尘沾染,没有令人恶心作呕的血腥气味,只有不知来源于什么地方的花香和他总能从迹部景吾身上闻到的香水气味。


而那天,他找到了花香的来源。


城堡后的很大一处空地被密林保护着,里面藏着一个框架由白色大理石构筑的、四面透光的玻璃房, 里面几乎被规整的摆满了花卉植物。


幸村精市早就听说迹部景吾带回来了一个有趣的幽灵,却一直没有见过他——现在这只小幽灵自己送上了门,他也没有拒人于外。


而自那以后,龙马几乎整天都在幸村这里听他讲这些似乎很有故事的植物,但也有过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的情况——幸村不介意,甚至会调离侍者让他安静的睡上一阵。 


迹部景吾对此总是会生发出不满之意,他几乎整日见不到龙马的影子,每次被幸村抱回来的时候也总是睡着的——只不过幽灵的睡眠时间本就比他们要长——最后甚至就直接陪着龙马待在了那儿。


虽然幸村精市没说什么,但他看向迹部的目光总是比先前多了一份凌厉。他们像是在较着劲,在越前龙马的事情上,无论对方占了先机的是拥抱还是亲吻,他们总会在最合适的时机将它们夺回来。


仅有瞬间停留的赤色双眸目光相撞,獠牙隐现的敌意却最后汇聚到少年眼眸间之后只余下了仅对他一人的温暖。


暗流涌动。 


——「TBC」

龙马是幽灵的设定脑洞来源于放学后的王子,可能也可以算是半个万圣节paro,食物链最底端的幽灵和其他种族之间的交集总是很有趣的嘛(笑)

每一个好像都可以扩写,我先存着,万一哪天没梗了翻出来写写…

总而言之,感谢阅读.

评论(5)

热度(96)

  1. 白马不涂黑油漆岳钺. 转载了此文字
  2. 落凌清雪岳钺. 转载了此文字
  3. 欧阳娜娜岳钺. 转载了此文字
  4. 雪花秀岳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