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钺.

极地cp宣传者,还活着.

【all越】亲吻游戏Ⅰ。

*是一个all越的小故事.
*梗很可爱,但我写的很沙雕,无脑甜,ooc慎入.
*原作U-17背景,互相有箭头的恋人未满设定.
*不定时调整文章格式,一般是手机,请不要介意.


——「脸颊」「手腕」



P.0 初。


越前龙马一点也不想知道他现在为什么要面对着两个签盒无从下手,旁边用期许的眼光看着他的人还是他自己的前辈——


“所以说、菊丸前辈,乾前辈,一定要抽吗?”


“愿赌服输,小不点难不成是想赖账吗——?”


“……”


这才是越前龙马最感到无可奈何的地方。因为他本来就是被迫参与了青学内部的活动,理由是手冢不在以至人数刚好是双数,为了猜拳简单化所以菊丸特别诚恳的对龙马说“没什么啦只是个小游戏喵”,所以他没说话,然后就被菊丸拉进了房间。


就算部长在也不可能会跟着一起闹吧、前辈们。越前龙马心里是这样想的,但这样大好的时光用来一群人围在一起猜拳实在是太过于无聊,导致他连游戏的具体内容都没有好好听,猜拳也心不在焉的。


石头与剪刀,胜负分晓。


“小不点居然真的输了啊,喂啊乾——你是怎么猜到的啊?”


“根据数据。……”乾贞治推了推眼镜,什么都没说,然后将七张游戏内容卡推到了龙马面前,“抽一个吧。”


越前龙马这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输了的话可能真的有点不太妙,将信将疑的伸出手抽了最左边的卡牌,翻过来以后是手写的四个字——“亲吻游戏”。


似乎是事情的发展稍微有些出乎意料,乾贞治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反复打量了自己的数据推算,发现这一可能性竟然不是最高的,心下顿然明了这之后说不定也会离预测差许多,但他还是波澜不惊的推过来了两个盒子。


——那是手作的两个抽签盒,左边的盒子是亲吻对象的名字,右边的盒子是要亲吻的部位,每天一次的连续抽一个星期,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乱七八糟的规则,但越前龙马可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虽然被明确告诉了时机他自己随意选择,也不会有人盯着他,毕竟愿赌服输只靠自觉,被人强迫那就失去了游戏的原本意义了,但也正是因为这个,越前龙马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说拒绝,只能耐下眼底的复杂叹了口气,认命般的将手伸向了抽签盒。


——然后便是然后的事情了。



P.1憧憬与满足。 「不二越」


越前龙马是在不二周助面前抽出写着他名字的纸条的,而另一个签盒中抽出的内容只有龙马自己知道。


他总觉得不二的笑容像是早有预感,但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准确控制的,少年也只能压下帽檐,将其理解为“完全巧合”。虽然纸条上写的亲吻部位倒是真的没有为难他,却总像是在少年心中的某片海域扔下巨石,将海面搅得不能安宁。


越前龙马是在第二天的晚上敲响201的房间门的,他还在犹豫着应该要直接亲完就走还是先说一句“失礼了”,结果反倒是不二开门后的第一句话是“游戏而已,越前不用那么在意”,让他当即怔了怔。


“要进来坐坐吗?”房门是半开的,但龙马能看到里面并没有人,只有桌子上的几盆植物在灯光下泛着光泽,安静异常。


作为游戏的被参与者之一,不二周助却好像完全不自知、或者说明知道什么却不在意,这让越前龙马稍微反思了一下是不是真的该认真当做一个惩罚游戏,毕竟好像也并不是特别过分的事情,虽然也许会感觉到微妙的气氛,但总之也并不算坏?……


柔软的唇瓣贴上颊侧,温度只是寻常的体温却让两个人感觉到被亲吻的地方似乎开始升温,也许是感到不自在而停顿了几秒动作,不二周助勾着轻笑在龙马起身后退的时候揽过少年纤细的腰身,顺势坐在了身后的床上。


“?!不二前辈…”


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不二也没有说话,只是带着寻常的笑意望向越前龙马琥珀色的双瞳,他总能从里面看到些不一样的、吸引着他的东西。


不二周助稍微收紧环着龙马腰侧的手,虽然隔着运动衫较薄的衣料却是一个能让越前龙马实实在在的感知到的吻,就落在他左胸口前,轻柔却也强势, 越前龙马藉由跳动的脉搏恍恍惚惚的意识到,那儿是贴近心脏的位置。


他没有挣脱,毫无自觉的红透了脸颊。




P.2 欲望。「迹越」



开着白光刺眼的场灯、越前龙马只是路过了这里,却抬眼望见了里面还没有离开的人,瞳孔骤然缩了缩,迟疑混同着惊愕,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少年总觉得可能会发展成相当尴尬的样子。


他因为懒得每天去抽所以一次性抽完了七天的份,而龙马还清楚的记得第二个名字是迹部景吾,这种对方说话都会让彼此感到相当不爽的关系也倒可远可近,只不过现在怎么想都该是亲近一点的人才不会觉得奇怪。


但是越前龙马现在就感觉很奇怪。


迹部景吾也不是没事可做来球场看星星的,显然是刚刚打完和什么人的练习赛,额发间的薄汗还没完全退散,拿起球拍的时候刚巧望见了站在看席旁边的少年,身形原本浅淡,却被打上了浓重的阴影。


迹部抬眸发现龙马并没有带着球拍,显然不是来下战书的,但这样的时候属实少见,他也因此稍微提起了一下兴趣,信步悠然的走向越前龙马的方向。


原本琢磨着是不是应该打个招呼免得气氛尴尬,但映入眼帘的那种帝王之姿实在是让越前龙马点了满心的火焰,他觉得应该先和迹部打一场以后再说这个游戏的事情,只不过他难得没拿球拍出来,也只能压下这个想法。


他也什么都没说,在迹部站定在他面前的时候,从几节台阶上跳了下来,一个眼神也不给他,抬手就拉起迹部的左手——似乎是刻意没选择拿着球拍的那只手——在血液翻腾着满涨热度的手腕处轻吻了下去,却转瞬间变成了啃咬,似乎想要留下满是宣泄意味的齿印。


“你要是还想打的话,那就来打吧。”


迹部景吾似乎是从越前龙马这一个自然许多的动作中察觉到了什么,他是抱着兴趣才由着少年来,但当双唇接触到手腕皮肤的时候,柔软的触感总是让心底比刚才还翻涌热度,他意识到了危险,但越前龙马没有,还若无其事的说着迹部以为他刚刚就要说的话。


而后他无视了那句挑战——这是迹部景吾第一次忽视少年的比赛邀约——就用左手加了力气的反攥住龙马的小臂,他下意识的挣脱却挣脱不开,倏忽靠近的人也让他一时间忘记了继续反抗。


“你是认真的吗,小鬼?”


“……什么?”


显然是不清楚刚刚他所亲吻的位置寓意为何,迹部景吾浅勾唇角,轻施力气将人拉向靠近自己的方向,直到停驻在与他仅相距些许距离的地方,越前龙马觉得那几乎可以用“空隙”来形容——因为实在是太近了。


“喂、……”


龙马没有继续说什么,眼眸之中藏着微妙的感觉,闭口不言。


将吻却未吻,他们毫不躲闪的对视着,少年帽檐下的温度蔓延着,他却不肯认输。


——「TBC」
梗源应该是p站,不过好像已经是很常见的梗了,突发奇想于是就写了,如果有bug希望大家稍微体谅一下并且告诉我,会立刻修改.

虽然设定上是手冢离开后,但冢越是会写的,不过一定是最后一个(笑)

十分感谢阅读.

评论(10)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