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钺.

极地cp宣传者,还活着.

【all越】亲吻游戏Ⅱ。

*是一个all越的小故事.
*梗很可爱,但我写的很沙雕,无脑甜,ooc慎入.
*原作U-17背景,互相有箭头的恋人未满设定.
*不定时调整文章格式,一般是手机,请不要介意.


——「背」「耳」「喉」



P.3 确认。「白石越」


门旁明晰的201三个数字现在显得有些过分具有存在感,越前龙马实在是觉得自己可能跟这个房间号码不太合得来,一想到要敲响这扇门三次,他扶着帽檐的动作就显得格外尴尬。


沉默了数久时间,他是刚巧看到不二周助和幸村精市谈着什么话题走出宿舍楼、才想到那个差点被他忘记了的亲吻游戏的,第三张纸条上的名字是白石藏之介,一个越前龙马总能在他身上发觉到些许不同的人。


不同之处?他说不清,只知道从白石藏之介的眼睛中总能看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越前龙马只是赌赌运气,却没想到真的有人开门——也只有他一个人。


“有什么事情吗,越前君?”


“啊、我……”


他停住了,没有继续说下去的理由是越前龙马总觉得直接告诉他要做什么会不会自然到显得有些放肆、但什么都不说也不合适,却没想到白石倒是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体贴的开口问道,“是要进来吗?”


越前龙马抬眸看着他的目光顿了顿,而后下意识的用力点了点头。


笑意似乎是加深了,白石等到龙马抱着复杂的心情进了房间——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复杂——才轻关上门,但他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就只听到少年极轻微的一声“失礼了”,而后温度便顺着腰背蔓延了上来。


——少年靠向了他身后,落在脊背中间的是一个轻柔也带着青涩的吻。


因为不知道该如何稳住需要稍微前倾的身体,龙马霎时间闪过的空白片段让他直接下意识扶住了眼前的人,但动作却不知为何的自动转变为环抱上了白石的腰,掌心的温度愈发炙热,和那个吻一同灼烧到了心脏。


越前龙马直到他的手被白石藏之介反扣住的时候才恍然间意识到自己刚才干了什么,由于想趁白石背对着他的时候结束这个吻而行动太过仓促,空白的那个瞬间就好像把这一切推向了一个不可控制的方向。


“那个、白石学长…”


“是游戏吧?”


越前龙马还什么都没说,却已经被看透了,就好像他不安的将这两个字写在了脸上一样。白石转过身,却没有松开扣着龙马的那只手,而是借着这股力将他拥进了怀里,绕过额头径直吻向了发间,还有些湿漉的洗发水香味满溢萦绕着,让他不自觉收紧了揽着龙马肩膀的手。


“我知道。”


不知怎么的,越前龙马突然就僵滞了动作,他没有挣脱,也没有什么想法告诉他“你要挣脱”,只觉得全身都在升温,拥着他的人身上也有种好闻的味道,他不知不觉就习惯了闻着这个气味。


越前龙马没有看向白石藏之介的眼睛,因为他知道他一定能看到更多能让人沦陷的东西——无名,亦只有情。



P.4 诱惑。「幸越」 


越前龙马对于他不需要第三遍敲响201的房门感到很轻松,甚至是长舒了一口气——幸村精市正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那儿是这个合宿地里观赏星空的很合适的地方之一,漫天闪烁的星辰离他们很远,又极近。


也许是察觉到了有人走向这边,即便是幸村却也没料到那个一身桀骜的少年竟会表露出一点兴趣,停在了他身边。


越前龙马的确是望向了星空的,只不过想起来的人和事情与眼前之景并不能重合在一起而已。


“想到什么了吗?”


越前龙马终于是被这一句问话唤回了思绪,好在他还没忘记他是来做什么的,抬手压了压帽檐,又一次出人意料的避开了幸村的目光,隔断了两个人之间的视线交流。


“…没什么。”


幸村精市当然意识到了事情稍微有些不对劲,但却依旧笑意盈盈的等着看龙马究竟是来做什么的,总不至于只是站在这里看会星星就告辞要走吧?


越前龙马自然是不想和幸村有过多对视的,因为他总有种觉得一旦对视就会被他看穿所有心思的感觉——即便能够不受束缚五感的控制,但却始终逃不过那双紫光流溢的眼眸。


他站在幸村身侧,闭口不言的俯下身,由于帽檐的遮挡而不得不偏开角度,并非亲吻而是轻咬上耳侧,鼻息间喷洒的呼吸热度让幸村心下还是不免惊讶,转瞬间便换为了轻吻,唇瓣仅仅贴着耳廓停留了数秒便直起了腰身,明明是主动的一方却反而像是被亲吻了一样局促。


“真是让人意外的小朋友啊。”


幸村站起身的时候,龙马也不知道是怎么稳住自己的脚步没退后一步的,神之子的威压的确不可小觑,即便少年觉得自己刚刚是十分失礼的行为,却仍没有因此而认为自己应该后退——那是从不曾褪去的骄傲。


“不是,刚刚、……”


先是指尖触上脸颊的,然后是指腹、掌心,幸村抬手抚上龙马的面颊,偏低的体温能清楚的分别温度是来自少年忽然间涨红的脸的——绯色一定蔓延到了耳下,只不过在夜空下看不太清而已。


蕴含了不同情感的轻吻从面颊上移,最终落在了眼睑上方,相当于是想要吻龙马的眼睛,而这也成功的让少年被吸引去了注意力。


他不知道亲吻眼睛是什么含义,也不清楚他刚刚亲吻上幸村的耳侧是意味着什么。


“琥珀色很好看。”


幸村精市用看似无关的言语表达了“不要躲开”的意思,龙马倏忽间抬眸,他说好看的颜色正迎上那双紫眸,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贴着他的面庞游走、最终束缚上了心脏。


温度攀升着,只有呼吸声萦绕。



P.5 欲求。「真越」


也许在他于走廊拐角处的楼梯遇上真田弦一郎之前,越前龙马从来都没有意识到他原来已经和这个人熟悉到了一定程度,以至于他在真田迈上最后一阶台阶之前在他视野正中央站定、一看就能看出是刻意的时候,真田弦一郎没有即刻拧紧眉头,而只是以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差了一个台阶的高度,越前龙马还是不能与真田平视,身高上的挫败感在转瞬间已经被少年忽视过去,只是稍有不安的盘算着他将要做的事情,却总觉得面前的人下一句话就是告诫他最近的练习太松懈了。


莫名的令人不爽、也不知是因为训诫还是其他,胜负欲作祟的感觉突然涌现在脑海里,却没有被越前龙马表现出来。——他从那双暗色的眼眸中发觉了什么直入心底的东西,正在沸腾着他的血液。


攥上外套衣袖的右手狠加了力气,真田却全无所动的镇定反而让少年不满起来,盯准了欲要吻下去的位置,一口咬住了喉间凸起的位置,而在那一瞬间的轻微滑动,是越前龙马能够感受到的——嘴唇、牙齿、舌尖都能感受到。


他开始觉得是不是自己将其他的什么感情混在了“游戏”当中,却没有因此而愧疚的松口,直到他觉得可以放开了,才最终用亲吻来收束,轻掠过皮肤,只余下酥麻和痒。


真田弦一郎至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种沉默反而让龙马有些局促起来,直到他被用力抓住左手手臂不能挣脱,少年也许才意识到了一点危险。——咬吻喉结究竟是带有几分引诱意味的、他完全不知道,也没有机会知道——现在?既是,又不是。


被稍微拉开的衣衫领口将漂亮的锁骨和白皙的颈侧暴露出一部分,同样用了力劲的吻比起咬更像是吸吮,疼痛却是真实存在的,却很快被酥麻感盖了过去。


龙马脑海中的念头一闪而过——这样吻下去会留下痕迹吗?


也许正是知道会有颜色明晰的吻痕留下,真田才选择了能够轻易被衣服遮挡住的位置吻了下去,但言语上过于安静、身体却轻颤了一下的少年还是让他心中微悸,眸色愈发沉暗。


当他放开手,直撞上越前龙马的双眸的时候,真田弦一郎眼眸中的深邃反而直击上少年的胸口,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一下,呼吸微滞,空白了几分钟的记忆。


“切、太用力了吧……。”


轻拉开衣领,看着镜子中清晰入眼的浅紫红色痕迹就驻留在锁骨边侧,少年不满的低语着,却始终没有抬头看着镜面中自己的面容,不自觉的回忆起真田的眼眸。


心脏又猛的跳动了一下。


——「TBC」
就算写成这样,我依旧在思考着如何能让他们更甜一点,甜度不够的,不够啊(喂)
十分感谢阅读.

评论(1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