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钺.

极地cp宣传者,还活着.

【all越】亲吻游戏Ⅲ。

*是一个all越的小故事.
*梗很可爱,但我写的很沙雕,无脑甜,ooc慎入.
*原作U-17背景,互相有箭头的恋人未满设定.
*不定时调整文章格式,一般是手机,请不要介意.


——「臂」「肩」「唇」



P.6 恋慕。「德越」


“今天第一个见到的人”。


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越前龙马为此困惑了一段时间,直到那天到来——他需要寻找他的游戏对象——是清晨五点左右,也不知是什么心情,他意外的醒的很早,闭起眼睛也毫无困意,少年只能认命般的起床洗漱。


空无一人。


无论是盥洗室还是走廊,越前龙马一早上都没有见到一个人,连总会早起晨练的真田他甚至都没有在什么地方遇到——这几乎可以说是碰巧,但在这样的一天如此碰巧实在是难免让人心下生疑,却无可奈何。


主球场也是空荡的飘着晨雾,清霜若隐若现的化为水珠覆在草尖,透出凉意。越前龙马向着小路一直走,他好像恍惚间想起了这是通向哪个球场的路——


在这之前,他和远山金太郎挑战德川和鬼的那个球场。


不明晰的预感蓦然出现在了越前龙马脑海中,他顿时心下复杂了起来——要继续往前走吗?如果德川学长真的在那个球场的话……


猜想停驻。


十数个网球被瞬间击回,掉落在地的声响在格外宁静的早晨一声不少的钻进了越前龙马的耳朵,他在隐约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就已经将猜测变成了肯定。


他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心里想着的事情与训练几乎没什么关系,德川和也抬眸看见少年停滞着脚步站在球场外,手中没有球拍,也看起来不是在跑步,要说没有疑惑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停了动作。


他们就那么对视着,在清晨稀薄的雾气中,却丝毫察觉不到凉意顺着衣领灌入,心跳声环绕。


越前龙马走进了球场。


他径直走向了另一边,虽然没拿着球拍却是在德川和也对面的半场内,又忽然间拐了方向迎上目光,轻盈的跃过了还没有完全拉起的球网,站定在德川身前。


越前龙马当初抽签的时候觉得自己绝对记不住这些东西,可事实证明他将这些事情牢牢的记在了脑海里,而自己却毫无自知。


最好的证据是他心里还在犹豫着许多,手却下意识的动作了起来——他先是加了力气攥住了德川的右手手腕,然后用另一只手将他手里的球拍拿了过去。


德川的疑虑还未消散,隔着几层衣料的吻已经落在了手臂间。


没有直接的接触,但唇瓣的温软触感却像是实实在在的烙印在了那个位置,穿透了外套的阻碍直接将热度传散给了那处皮肤,简直像是要染上颜色一般的蔓延着灼热。


忽然从龙马始终没有抬眼看向自己的动作里发现了一点逃避,德川和也心下了然,一定是什么输家的游戏,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个,而是在越前龙马松开他的手臂之后,伸手扣住了龙马拿着他球拍的那只手,然后把球拍拿了回来。


——却没有放开。德川和也轻扣着龙马的手腕将他的左手拉起来,作为回礼的亲吻落在手背,却持续了数秒都没有放开,而不是仅仅是轻触一下。


在这段足以让少年心绪空白的时间里,他甚至忘了抽回手,而是就那样任由德川亲吻,直到他主动放开。


越前龙马觉得惊愕多过尴尬,对自己的惊愕多过对德川的惊愕。他看不见自己脸颊的颜色,却能感觉到温度,所以龙马下意识的抬起左手想向下压一压帽檐——


他无法控制的回想着、突然停驻了动作。



P.7 依靠。「双越」


越前龙马丝毫没有想要退让逃避的想法,就那样正面撞上他应该熟悉却又不是那么熟悉的面庞,琥珀色的眸光闪烁。


越前龙雅回到U-17合宿地是他不会知道的事,但这让他的想法被全盘打乱。

最后一天的纸条上写的是“最早认识的人”。


在这个合宿基地的参加成员中、越前龙马最早认识的是桃城武,因为关系非常好所以越前龙马是并没有太在意这最后一次的亲吻对象,反而还因此松了一口气——直到前一天,他还没有最终完成游戏的时候,越前龙雅——这个男人回来了。


越前龙马最早认识的人,就是他。


虽说不至于在意到让他在训练中失误,但明显是一副思绪徘徊的样子,而这一切都被几双闪烁着锐利眸光的眼睛盯着,越前龙马却毫无察觉。


那天晚上,他顺着洒满月光的小路走着,在偌大的球场外,从铁丝网的空隙间透下的光仿佛约定好了一样,在越前龙马的角度看来——完全聚集到了一个人身上。


“……你怎么在这。”


越前龙马开口的时候心下就是已然认命的想法,只不过这些事情越前龙雅并不知道,他在笑着调侃龙马的时候也没有发觉他眼底动摇的光亮——他能看见的只有越前龙马不愿服输的琥珀眸,与他从前见过的样子不太一样,区别只在此刻的他满身辉光。


显然对于越前龙马忘记了自己的事情十分在意,但了解到是因为在全国大赛的时候失忆过后,他也没有过多的提起——因为越前龙雅知道,龙马一定会想起他,从前的一切也都绝不会遗忘。


他就是毫无理由的有着这种自信。


由于身高差距俯下腰身的动作总让越前龙马觉得自己还被眼前的这个人用看小孩子的目光看待,不爽归不爽,但总不能因为这些理由就表现出来,所以他将这份不满完全的倾注在了动作上——


龙马稍微向前挪了一步,轻吻上越前龙雅的肩膀之前先伸手拉住了他运动服外套的拉链,然后可能是又觉得这样加不上力气、就直接攥紧了他的衣领,除了让他暂时不要起身以外也给了自己借力的地方。


越前龙马吻了两次,第一次是贴近锁骨的位置,而后才移向了肩膀——他能从颈侧感觉到越前龙雅心脏的跳动,这会让他的心跳也莫名加快,所以龙马放开了。


越前龙雅先是默然了一段时间,他看不到自己的眼睛,但他知道颜色一定沉暗了下来。转眼换上在越前龙马看来应该用“轻浮”来形容的笑意,他勾过少年的肩颈,靠近了他耳边。


“这么想依赖我啊,小不点。”


“……少自说自话了。”


熟悉自家弟弟的性子,越前龙雅没有继续答话,而是非常具有侵略性的吻向了同一个位置——越前龙马的右肩。他揽着龙马的手还没有完全放开,之间的距离几乎为零——也许他们小的时候也没有过如此贴近的时候。


越前龙雅也吻了肩膀的位置,越前龙马回想着他刚才说的话,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涌动的声音愈发明晰,他抬眸凝视着他熟悉的那双眼眸,不曾躲避。


他明白,那是相互作为依靠的意思。



P.8 爱情。「冢越」 


许久以后,越前龙马想起了那件事。


在夜晚灯火辉煌的散步街上,牵着手享受夜晚的情侣不在少数,还是少年模样的人忽而停下脚步仰望着夜空,身旁的人也一同停驻,回眸看着琥珀光流溢的那双眼眸。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他很少凝视星空,记忆中为数不多的几次都是和其他人一起看的——他们都在,从没有人离开。


当时是越前龙马第一次参加U-17的合宿训练,而也是那个时候,手冢国光第一次作为德国队代表出战世界赛,越前龙马也许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时候的事——包括那个让他记忆犹新的亲吻游戏。 


他从没有和手冢说起过那件事,直到他们已经在一起、越前龙马早已经将那段过往深藏入心底,若非刻意回想是想不起说的,而现在时间刚好,他觉得可以和自家恋人提起两句。


他们顺着长街走,谈话从不停断,当龙马讲完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刚好走到了一处喷泉前。


池中的水清亮的反射着暖黄色的灯光,越前龙马难得的勾了勾笑,补上了最后一句话。


“我当时,还抽到过部长的名字。”


写有手冢名字的纸条是乾贞治建议加进去的,但没想到龙马真的会抽到,但因为当时手冢在德国,所以只能再重新抽签。只不过也因为这个,龙马没有去抽亲吻的位置,但这件事他始终是记得的,只不过除了不二周助以外没人知晓。


手冢国光只是听着,没有说话,虽然是过去的事情,但现在既然被提出来了,就难免会在意着——直到听到最后一句话,轻浅的笑意蔓延着,伸手与龙马十指相扣,在水光流溢的喷泉池前将恋人拥入怀中,发间的气息萦绕着,却不自觉的将人引诱向另一处。


手冢轻触上龙马的脸颊,从脖颈线条向上滑,唇齿相接的瞬间只有直入心底的暖意,柔软的唇瓣贴合着,没有缠绵的深吻,只是轻探舌尖描摹着唇形,他却没有什么主动权,只是被环揽着腰身,仿佛在继续曾经的那个亲吻游戏一样——只不过他现在是被亲吻的对象。


他们静默着,亲吻着,直到光华从夜空、从水流中全部汇聚到他们身上,才离开了彼此的唇。


手冢国光和越前龙马,他们牵着的手十指相扣,而龙马的另一只手也是温暖的——好像也在被牵着一般,蔓延温度。


他们都在他的身边,他的心间。


——「END」
这个小故事完结啦,不过三人行我应该还会继续写的,七宗罪的系列车也还没写完,脑洞有点枯竭,我先缓两天,总之下周可能还会有其他小故事.
十分感谢阅读.

评论(16)

热度(64)

  1. 上越岳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