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钺.

极地cp宣传者,还活着.

【all越】三人行Ⅳ。

*是几个很短的all越小故事.
*清水,无脑甜,ooc慎入.
*校园ver系列,原作U-17背景,互相有箭头的恋人未满设定.
*不定时调整文章格式,一般是手机,请不要介意.

 
 

——系列Ⅳ「修罗场」

 


 

P.10 在浴室。「不二越/迹越」

 

人影未动,被暖黄色灯光衬托的有些暧昧的水面却先一步泛起了涟漪,圈圈水花扩散开来,靠在池边有些昏昏欲睡的少年还有些迷茫的抬了抬眸,却仍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如若不是有人推开了浴室的门,坐进泛着热气的水雾中靠了过来,越前龙马可能今晚就要在这里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了。

 

他倒不是过分劳累,只是因为久违这种热水充溢周身将筋骨都泡的酥软的感觉而稍微多留了一会儿——一直都只有他一个人——偌大的空间显得非常宽敞,而他还是忽略了长久泡在这样的温度里会对他带来的影响,以至于他甚至没有发现自己都要睡着了。

 

“越前?可不能在这里睡着啊,会着凉的。”

 

直到听见有什么人在喊自己的名字——龙马从一开始就恍惚辨认出了是不二周助的声音,然后他还带着困倦的半睁着眼看向身旁模模糊糊的人影。

 

以同样的姿势坐了一段时间,说不麻痹是不可能的,越前龙马刚刚扭过目光去看不二周助的时候,身体从僵滞的状态突然恢复过来,重心稍有不稳的就倾向了不二身边。

 

生怕这个孩子晕倒在这里面,不二周助也不敢让他就那样滑下去,下意识的抬手撑住了龙马的身体,指尖和温热的水流一起触碰到少年细腻的腹侧肌肤,虽然不二看不到,但他知道那一定是很白皙的颜色。

 

“唔…抱歉,不二前辈。”

 

看着龙马还有些迷茫的眼眸,不二周助轻笑着摇了摇头,手却始终没有从少年的腰身旁侧移开,晕晕乎乎却强撑着睁着眼睛的样子总让人觉得可以用“可爱”来形容。

 

唇间泛着盈盈水光似乎在引诱着什么,不二周助无线贴近着,却不主动去吻,只是游移徘徊着,直到越前龙马自己抬头,差点撞上身旁的人的时候他才稍微有些察觉到自己和不二的距离到底有多近,而且是在这种总觉得十分危险的地方。

 

本就紧绷的身体似乎更加紧张了,以至于龙马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靠近的人影。

 

睡衣的腰带有些松散,半敞的领口好像原本就是那个样子,迹部景吾似乎只是推开了门,只是进到这里来而已。

 

——只不过他不太想看到这副场景罢了。

 

“选在这里偷跑,很聪明啊,嗯?”

 

“不算,只是刚好遇到而已。”

 

不二周助侧过脸笑着回答,揽着龙马的手稍微放了放,却发现他好像真的快要睡着了,又不敢完全放开。而这些动作自然是被迹部景吾完全收入视野间,冷哼声难以完全听到但也明晰的能被察觉,锐利的眸光从不二的笑容上划过。

 

不二周助拿起龙马拿进来的浴巾简单的帮他围上,虽然担心他着凉但也对他这样的孩子行径无可奈何,迹部倒是没顾上龙马还没擦干身体,径直将他抱了起来,任凭水渍沾湿衣服。

 

“这种机会也不会有下次了。”

 

“我想也是呢。”

 

像是自言自语的答句,不二周助唇畔的浅笑依旧在那里,与迹部蹙紧的眉截然相反。

 

锋芒相对。


 

P.11 在餐厅。「金越/(all越)」

 

晚饭时间,原本坐在越前龙马旁边的是青学的前辈们,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时间一长,他就总会发现身边坐着的人一直在换。

 

也许是前辈们提前离开了,但总不可能每天都是所有人都在这之后“碰巧”坐在这里的——除了不二周助,总会过来说两句话的还有幸村精市和白石藏之介,每次都简单回答两句的越前龙马也不太记得他们具体都在问什么,因为注意力总是移了又移,不是对上迹部景吾放下茶杯看向这里的目光就是抬眼又看见真田弦一郎皱起的眉。

 

——这群人一个个都在搞什么?

 

越前龙马不太明白,但他也没怎么想。而有一天晚上,他对着一块草莓奶油蛋糕半晌说不出话——远山金太郎几乎是靠着他的座位,满眼期待的表达着“这个蛋糕特别好吃你要不要尝试一下”的意思,龙马对甜食兴趣不大,但却一直说不出拒绝的话。

 

虽然已经说过了“不想在晚饭时间吃这个”之类的话,但远山金太郎始终是一副请求的样子,甚至说出了“一口也可以啊”这种话,让越前龙马最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他们没有人意识到他们在被大多数人瞩目着,也没有人意识到危险。

 

面对着举到嘴边的勺子,一小块被盛起的蛋糕和满满的草莓奶油还似乎沾着一点果酱,越前龙马神情复杂的看了看它,又抬眼看着远山金太郎,写满脸的无奈,然后他妥协了。

 

充溢满口的香甜味道总是丝丝缕缕的沁入心间,越前龙马是从来不接触甜食的,但却意外的觉得蛋糕的醇香和甜味很好的融到了一起。

 

“诶、超前,旁边沾到奶油了哦!”

 

“……”

 

那么多奶油,不沾到才奇怪吧。越前龙马还在心下想着,而就在这数秒的空档时间里,远山金太郎突然靠了过来。

 

他抓住越前龙马欲要去拿餐巾的那只手的手腕,将他拉了回来,膝盖跪靠上龙马坐着的椅子充当借力处,毫不犹豫的向着抹蹭到奶油的位置——唇角边——亲吻了过去。

 

舌尖沿着唇瓣舔舐轻触,唇边沾染到的草莓味奶油几乎都被轻舔掉了,一个似乎可以很慢的过程被远山金太郎以很快的速度完成了,但他多流连了几秒,似乎是察觉到了比什么更甜的东西。

 

“现在好了,那你还要吃吗、超前!?”

 

“……不,不用了。”

 

越前龙马没有立刻离开或者是去拿餐巾,而是突然起身停驻了数秒,而后才拉下帽檐转身离开。而那抹意料之外的绯色是被无数双眼睛盯着、并且被发觉了的。

 

——真是不能掉以轻心啊。

 

危险潜藏。


 

P.12 在休息室。「真越/冢越」

 

原本白皙的肤色被暗红色浸染的反而更显颜色,好像周围的血液都流光了一般苍白,伤口边侧显然只是用水冲了冲,没有任何药物的覆盖,还未凝成的血痂似乎有些柔软,但每触碰一次都会带来明晰的疼痛感。

 

越前龙马没有把这样的擦伤当回事,因为他虽然不是经常受这种伤,也毕竟尝过疼痛感,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但就这样放着伤口在汗水和风的吞浸下慢慢愈合也着实不是什么好方法,看到的人总是会关心的问一问,最后都只被龙马左耳进右耳出的忽略过去。

 

他是下午在练习中因接球的角度刚好扭到筋腱而重心不稳、摔倒后擦伤的,手臂刚好重重磨过不平的地面,体重很轻却架不住力量太大,甚至在地上留下了一道血痕,在空气的氧化下透着黑色。

 

当时越前龙马也没觉得怎么疼痛,但当他发觉拿着的球拍上沾染了血色,他才发现并不是简单的擦破了皮肤。

 

真田弦一郎从那时就皱起了眉。

 

严谨如他,任何一点有可能产生影响的伤势都要好好处理,左臂的伤口如果感染溃烂一定会影响到之后的训练,而越前龙马却这样疏忽对待——那句“太松懈了”他始终压着,因为越前龙马似乎是知道真田会说什么,擅自要求继续的比赛里也总是避着他的目光。

 

手冢国光是在那之后刚好遇到只是简单用水洗了洗伤口旁的血迹的越前龙马的,他倒不是立刻说了什么或像真田一样把要说的话都写在脸上,而是话语中波澜不惊的说道,“越前,你要去哪里?”

 

“……去训练。”

 

他是看到了龙马还拿着的球拍就一眼看出他根本没想要好好包扎,却还是问了这种一定会得到必然结论的问题。——手冢国光转过眸光,他还是没有皱眉,心下却了然自己的担忧。

 

那担忧究竟是来自于什么呢?手冢原本是不知道的,直到他在休息室遇上了眼前的一幕。

 

真田弦一郎按下少年还在向咽喉里灌着冰凉的葡萄味汽水的手,将那个易拉罐拿到旁边的茶几上,也同样没正对上他不满的目光。

 

可还没等龙马说什么,真田径直拉起他的左手手臂,稍微看了看那道伤口,他能察觉到那只手轻颤了一下,越前龙马感觉到的当然还是疼痛,连加力被攥着的手腕都感觉到了一点传散而来的疼痛。

 

真田弦一郎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型的医药箱——这种东西在这里随处可见也是正常的——没有理由,他也什么都不必说。

 

酒精棉球触碰到伤口的时候又激起一阵痛感,龙马没有什么其他的话和神情,但目光中明显透着不悦——他觉得自己应该接到那个发球的,即便摔倒也让真田得了分数是他最不爽的事情,却也无可奈何。

 

如果被人察觉到他心下的想法的话,大概会被人说成是赌气——当然他本人自然是没意识到的。

 

消毒的过程要说丝毫不疼是不可能的,而龙马觉得这些疼痛完全可以忽略过去,只不过他在选择忽略这些的时候除了盯着那白色的浸着消毒药的棉球以外,偶然间的抬眼却没再移开目光。

 

越前龙马总能在打网球之外的时间发觉到真田弦一郎另外的一面——意料之外的极轻的动作,稍缓下神色时候的眉眼,极为深邃的眼眸,望不到海底。

 

手冢推门而入的时候,眼前就是这样的仿佛可以静止的景象。

 

只有他自己能感觉到的呼吸声停滞了一秒,而在这一秒的时间里也许心跳也加快了一拍,之后便恢复了正常。——源头也许已经找到了。

 

绷带绕着伤口的位置缠了两圈,不过紧也不算松散,龙马倒还真的很好奇真田怎么这么会帮人简单的处理伤口和包扎,眸光一转却看见手冢刚刚走进来,想说的话不知怎么的就忘记了说出来。

 

他向真田道了谢——声音倒是不大—— 而在龙马开口喊“部长”之前,手冢已经走到了他旁边。他没看到手冢的样子,但也确实与平日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手冢抬手轻搭上龙马的左肩,没有施力,也没有移开。

 

越前龙马看不到,手冢国光与真田弦一郎直面撞上的目光里都埋藏着什么导火索。

 

一步不让。 

 

——「TBC」 
真的很想写浴室play的threesome情节,思前想后我还是选择了一脚刹车……但公共浴室真是个好地方(笑)

当然我是首推真越的,最近其实非常想好好写一下真越的故事,但是我突然又有了一个沙雕脑洞………结果就一发不可收拾…

总之,十分感谢阅读.

 

评论(14)

热度(46)

  1. 上越岳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