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钺.

极地cp宣传者,还活着.

【all越】信息素香水Ⅰ。

*是一个all越的小故事.
*其实还是沙雕脑洞,无脑甜,ooc慎入.
*U-17+ABO背景,文内具体名词设定均为私设,互相有箭头的恋人未满设定.
*不定时调整文章格式,一般是手机,请不要介意.

 

——「茉莉」「薄荷」

 


P.0 缘由。

 

越前龙马一点也不想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而他已然是有些辨别不清自己身上的信息素味道究竟都属于谁了。

 

事情回溯,当然,越前龙马作为Beta是不可能会因为标记而长时间沾染信息素味道的,这些气味的来源都是一种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流行起来的东西——它名为信息素香水。


信息素香水,顾名思义,是根据Alpha或者Omega的信息素味道提取相关物质制作成的香水,具有能够被感知的费洛蒙气息,精良制作的信息素香水与真实的信息素味道没有差别,而且能够掩盖真正的信息素,让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都能对彼此减小影响,在这个AO地位趋于平等的社会,这种东西还是比较被青睐的。

 

而精良制作的信息素香水通常是专门为此定制的,与本人的信息素味道相差无几,有的略减香味,有的增添淡雅,也有的更多暧昧,许多Alpha和Omega无论有没有用处也会随身携带,以便必要时替代副作用较多的信息素抑制剂使用,这一点对于那些可能不时需要与陌生Omega接触的Alpha来说的确是比较方便的。

 

虽然好处很多,但相反,这种发明对于Beta来说——除了可以使原本闻不到信息素的Beta能够闻到类似于信息素的气味——根本就是边缘性用品,以至于越前龙马在某天之前完全没有意识到信息素香水是什么、究竟对他来说会有什么用处。

 

那是在他登上飞机回到日本、来到U-17合宿地点之前的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在越前龙马的房间里——他已经许久不回的在美国的家——桌子上一个不曾注意过的角落里,他抬眸忽然发觉了那个地方正摆放着一个他似乎从未见过的玻璃瓶,外表平凡普通,没有任何特殊记号或花纹,却因此而更显神秘。里面盛装着浅红色的液体,玻璃的盖子似乎没有盖好,在越前龙马倾斜着拿起来的时候忽然间滑开。

 

没有预料之中的玻璃破碎声,越前龙马下意识的把它接住了,但比较糟糕的是,里面的浅色液体由于晃动洒了半瓶出来,同时逸出的,还有神秘的香味。越前龙马觉得这味道很熟悉,却又觉得自己想不起这是什么味道。

 

换件衣服倒也没什么,只是越前龙马无意间发现,即便换掉了衣服也还是有很重的味道残余,也许是因为基本都漫抹在了手背和指间才会挥散不去,那气味稍许特殊的花香——越前龙马觉得应该是一种花香——紧紧缠绕着他,无法洗去。

 

当第二天登上飞机的时候,他还能够清晰的闻到气味,这时越前龙马才恍惚间回忆起来,这个香气他记得,而且当初非常熟悉——是罂粟花的味道。

 

但,这东西是香水吗?又是谁的、哪里来的?越前龙马不知道,或者说是他忘记了。

 

而他也尚未知道,以罂粟花为开端,自此以后,越前龙马就总是与各类信息素味道极有缘分,而与这些信息素味道的持有人,也意外的接触颇多。

 

罂粟花的气味若有似无,深入心间。

 



P.1 茉莉。「白石越」


即便是青学的前辈们也有一段时间没见过越前龙马了,而当那个依旧满身骄傲的少年出现在球场的时候,同样萦绕于此的还有那刚刚沾染上不久的罂粟花的香气。——那香味太特殊了,素来喜好植物的白石藏之介瞬间便辨认出了那个味道。

 

接触到的、闻到那种气味的所有人几乎都发觉了那是一种信息素香水——其中夹杂着的费洛蒙的气息是不可能被认错的。

 

Alpha的警觉性自然的被这份陌生却似乎极具攻击性的信息素挑起,桃城先是半好奇半玩笑的问道“你身上的味道哪里来的啊”,越前龙马压了压帽子,有些含混不清将具体理由搪塞了过去,但的确说的是实话——“碰翻了香水瓶”。

 

他不知道信息素香水是什么,也并不知道它能意味着什么。

 

那双蓝色的眼眸动了动,目光短暂停滞了一秒,而后又不知与谁对上了视线。

 

但无论如何,在这个Alpha聚集的地方,越前龙马身上的气味实在是太过引人注目,以至于他能在不经意间瞥见了神情略有波澜的手冢国光——越前龙马才觉得事情稍微有些不对。

 

那天晚上,他刚刚从浴室拐出来,因为偷懒而没有擦干的头发湿漉漉的,肩膀处还余有水渍,拐过走廊便遇上了正准备回寝室的白石藏之介。

 

越前龙马礼貌性的问了声好,刚准备走过去,却被白石藏之介的声音吸引得停下了脚步。

 

“是罂粟的味道吗?”

 

“……嗯。”

 

“啊、是吗,果然就算是由信息素味道制成的香水也还是保留了罂粟花的特殊气味啊。”

 

“信息素?…”越前龙马是由此产生了一点浅淡的兴趣的,作为Beta,他离这样的世界的确有些远,虽然不在意,但也不算忽略——这样的事情他偶尔还是会听一听的。

 

“对,这是信息素香水哦。”白石藏之介没有急着进房间,而是似笑非笑的回眸看着少年,相遇的眼眸接收了那道琥珀色的光,似乎是预谋已久,却又是实实在在的巧合。“很多人都会去定制的。”

 

说着“这样啊”之类的话,越前龙马自认为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但现在,他却不自觉的在目光中藏了期待;白石藏之介是一个洞察力很强的人,他在那双琥珀瞳里发现了这一抹不易察觉的颜色。

 

他没有关上门,而是径直进了房间,笑意间写着“那就进来吧”,越前龙马明白了,也没有拒绝。桌子上摆放着的植物正散发着旺盛的生命力,而在越前龙马踏进房门的瞬间,他似乎感知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气息。

 

澄清透明的浅色液体同样被装在玻璃制的瓶子里,只不过似乎是与香水一起订制的特殊款式,越前龙马接过瓶子看了看,指尖触及到瓶壁上似乎感觉到了不平的纹路,他抚过两次,大概辨认出了上面所镌刻的是名字的罗马音缩写,神色波澜不动,低声自言的话却被白石藏之介听得一清二楚——“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白石笑了笑,拿回瓶子的同时拉过了龙马的右手——离着他的脸颊距离很近,温热的气息先一步洒在了手腕皮肤处——仅喷抹了几滴在他白皙纤细的手腕间,倏忽间飘逸的香气充斥了呼吸感官,越前龙马却又觉得,这个味道不止是香味,还有一缕甜味,随着时间的增加,这份甜味似乎更浓郁了。

 

“是茉莉花香,我的信息素。”

 

茉莉是甜香型的花,气味浓郁却也清甜,轻浅的花香无论闻再久也不会厌腻,转入心间的香甜气味就像花蜜一样沁入身体。

 

少年不自觉的寻嗅着茉莉的花香气息,右手手腕处忽然高涨着温度,指腹磨蹭过柔软的皮肤,他自己也不清楚那儿究竟有没有被温度染成绯色,但一定正泛着热。

 

越前龙马抬眸,正撞上白石藏之介收蕴温柔的笑,直至他沉浸于茉莉的甜香味道中,眸光闪动。

 


P.2 薄荷。「冢越」

 

总有人认为,手冢国光除了可以用严肃形容以外、还是周身都透着清冷的人,虽然只是隐约感觉到渗出的凉意,却依然有着不可捉摸的气场,但越前龙马反而不这样觉得,甚至有些时候,他更认为那份凉意本就是不明晰的、也许还会在某个瞬间消无。

 

无意间听说了几乎参与合宿的Alpha都有制作过信息素香水, 越前龙马稍微怔了怔——Alpha的世界果然是离着Beta十分遥远的——而后却不自控的生发出兴趣来。

 

他是闻不到信息素的,但一旦转换为信息素香水,即便是Beta也能够感知到。

 

手冢国光的信息素味道一定和他本人很像——越前龙马没有理由的就这样认为着,并且对这份好奇感始终抱着迟疑不定的心思,却不能直接开口询问。

 

在他几乎要将这件事情遗忘的时候,机会却突然间到来。他是受邀再次敲响201的房门的,但刚巧不二周助要去拿回之前被忘记在球场中的物品,略带歉意的笑着,“抱歉,越前,可以稍等我一下吗?”

 

“啊…当然可以。。”

 

越前龙马的声音似乎有些迟到,打开的房门只是被不二半掩着,他一眼就注意到了正面的桌子上多了一个他之前没有看到过的东西——虽然他不怎么见过那东西,但勉强能认出是香水瓶,里面的液体似乎是浅绿色的,冰凉的渗逸进眼睛。

 

虽然精致却毫无特点的玻璃瓶其实并不好辨认,但越前龙马总有种直觉,这一定是属于手冢国光的信息素香水。

 

指尖接触着微凉的玻璃,他甚至快要将它也一并传染上体温了,也没有打开它。越前龙马似乎是有些出神,卡在好奇与不好奇的分界处,他也不知道究竟要不要在这些东西上存在探知欲,却最终是妥协于了内心。

 

旋开盖子的一刹那,散逸而出的气味已经让越前龙马大概明白了那是什么味道,但指尖仍然轻沾了几滴——信息素香水接触皮肤的时候会挥散出更加浓郁的味道,但越前龙马认为,这可不是什么呛人的香味,反而在味道浓烈起来的时候更加清凉。

 

——是薄荷的味道,清凉到它能沿着任何接触到的地方钻入心底。 

 

少年盯着他刚刚恢复原状的香水瓶,思绪却又好像随着那薄荷的气息飘扬到了不知名的地方,以至于他甚至没有发现轻推开门走进来的身影。

 

指节颀长纤细、掌心带着体温的热度覆上了越前龙马手中拿着的玻璃瓶,好似不经意的扣住了他的手,也是在那时龙马才回过神来,抬眸撞上那人隔着冰凉镜片的眼眸,越前龙马总觉得事情不太妙。

 

“……部长。”

 

“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是不二前辈叫我来的,他有事离开一会……”

 

然后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越前龙马不知道要如何说明,手冢国光一定察觉到了他指间沾染的薄荷味道,但意外的是,手冢国光没有答话,也没有更多的询问。

 

他没有放开手,两个人的掌心间隔着一个精致的玻璃瓶的距离,体温已经覆盖在了上面。一时间,越前龙马下意识的产生错觉,所有触感冰凉的东西会不会都是薄荷味的?


 

香气弥漫,而里面却并不仅存薄荷的气味,还有素日里手冢国光就能感知到的其他味道,他却只字不提。越前龙马觉得手冢国光似乎是柔和了神色,虽然看不明晰,但他是这样认为的,正如他往常认为的那样。

 

蓦然间,越前龙马觉得自己似乎被什么不知名的气场包裹着,气味恬淡清新,丝丝凉意缠绕着,像不那么辛辣的薄荷糖,顺着喉咙向身体中涌去。

 

费洛蒙的气息飘逸着,手冢国光知道越前龙马闻不到真正的信息素味道,却始终没有收束自己的信息素,好像因此就会沾染上抹消不掉的味道一样。

 

越前龙马自己也许还没意识到的耳侧的绯红已然开始蔓延,但却是被身前的人尽数收于眼底——他和他汇上视线,是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先移开了目光、通过压下帽檐的方式。

 

薄荷的味道愈发明晰,血液翻涌着加速心跳, 少年沉默着,却红透了脸颊。

 

——「TBC」 
小剧场。
「Q.所以这篇的主题究竟是什么?」
「A.男友香水啊。」
「龙马:? 」

 

好了,就像小剧场吐槽的那样,我一开始是想写男友香水的梗的,但是想了半天还是觉得用信息素设定比较合适,应该算是不合理中还算合理的背景了,设定还是很迷的,请见谅.
角色信息素设定沿用我之前的设定,其实是实在懒得重新想了(喂)
十分感谢阅读.

评论(1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