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钺.

极地cp宣传者,还活着.

【翔橙】一个人。[曲梗/已Fin.]

*原唱吴青峰、黄玲凯「一个人」.

*BE.

*现代都市pa.

——————————————————————————
–壹。

漫天星辰挂坠在宝石蓝色的天际,穹宇之上恍若还有另一个触手便可及的世界与苏沐橙所处的地方相仿,但此刻她更希望能够去到轮换更新的其他世界。

整个电影院看似喧闹嘈杂,实际上却只是电影的声音营造出的效果。午夜中的青春剧作更显浪漫,而苏沐橙却只是独身坐在最前排的位子,完全忽略眼前的一切。

「一个人看着浪漫半夜场」
「剧情会不会太夸张」

侧身靠在椅背上,整个将自己蜷缩在一起,脚下的平底帆布鞋轻搭在椅子下缘,双手环膝。

空荡荡的12号厅中,苏沐橙半闭着眼昏昏欲睡。

睡不着。

「双人床我已睡得有点烦」
「翻个身翻出了旧账」

不是因为电影的声音太过打扰,而是因为心中难受而无法让自己安心的闭上眼睛。苏沐橙已经这样失眠很多天了,原本以为换个地方就可以解换掉这样的心情,但却完全没有效果。

她又想到了自己记了三年有余的日记本,想到了自己那时那日一边烧掉它们一边流着眼泪,拼命扇自己耳光想让自己忘却。

可没有用。

脑海里全都是他的样子,他的笑容,他的拥抱。

“孙翔…”

—————————————————————————
–贰。

「还是看不清楚爱的模样」
「当初最完美的典范」

当苏沐橙深夜时分还泡在网吧没想睡觉的时候,脸侧突如其来的冰凉让她浑身一激,而后便将孙翔手中的冰咖啡接了过来,任由他坐在自己旁边。

“你明天不是要回S市吗,还不回去睡觉?”

苏沐橙虽然说着话,但是根本没看着孙翔。“对啊,不过我现在睡不睡也没什么事,反正回去还得接着睡。”

夏休期嘛,每次轮回集训也没见孙翔按时报道过,为此江波涛都要愁死了。

孙翔踯躅犹豫着要不要说些什么,而苏沐橙即便留意到他的不对劲也没有问什么,直到他开口。

“苏沐橙。”他开口称了她全名,“我们分手吧。”

手中动作霎时间停下。

看着马甲号在竞技场上被人不断连击至血格清零,苏沐橙也没有动一下。

“你说什么?”

苏沐橙转头看着孙翔犹豫但是颇为认真的样子,她相信了。“我同意了。”

“但是对外要说我甩的你。”

苏沐橙又把目光转了回去。孙翔的轻应声被她忽略,直至起身离开也没有得到苏沐橙的任何挽留。

她手中的角色又一次被击杀,而她却再无心进行下一场竞技。

泪水顺着精致的脸颊肆意,沾湿了她的衣领侧。

「有时感觉不过是种假象」
「不要倔强」
「已经不再爱他」

————————————————————————
–叁。

恐怕苏沐橙此刻已经在删手机里所有的回忆相片了。孙翔背靠在高耸的过街天桥边,仰望着格外黯淡的星空,怅然若失的换掉了手机屏幕图片。

他觉得苏沐橙已经不喜欢自己了,他不想拖累着她。

「冰冷的秋天凌晨两点半」
「望着天星光多辉煌」

孙翔对外当然不会说是自己提的分手,而且他也会明摆着跟轮回的队员解释说是苏沐橙不喜欢他孙翔了,而不是他不喜欢她了。

虽然这样只会被嘲笑的更惨。

“我会忘掉的吧…人家都不喜欢我了。”

「有些感觉永远不能伪装」
「是我逞强」
「说我不再爱她」

孙翔知道自己一定会后悔,知道自己时隔不知多久以后还会回去追苏沐橙——也许人家那时候都有真命天子了,自己还像个白痴一样的想要重追。

想想都透着傻气。

但是孙翔没办法——他喜欢苏沐橙,甚至可以说爱。

只是现在的他没资格说爱。

——–———————————————————————
–肆。

苏沐橙硬是流着泪看完了一整场的浪漫喜剧,然后在工作人员异样的目光下脚步趔趄着离开了电影院的楼层。

午夜时分的街道也那么繁华。

苏沐橙很后悔,特别特别的后悔,但她却无法逆转残酷的命运与她开的这个玩笑。

她不止一次想过,如果自己当初在网吧没有同意,就算她放下骄傲去挽留,如果真的能够留下他,苏沐橙想她是愿意的。

“只有…拥抱空气的份儿了吗。”

「抱紧了还是没真实感」
「留不住温暖」

苏沐橙想不起最后一次抱孙翔是什么时候了——如果那次在医院嚎啕着揽入身体冰凉的他不算的话。

温暖不再。

莹亮的手机屏幕上的人已经不在了,而除了这一张照片,苏沐橙删掉了其他所有的回忆,甚至将记录了她和孙翔过往三年的日记本焚烧殆尽。

那次孙翔跟她提出分手的时候,她什么都没删;但是当她得知孙翔的死,她就如同缄默不言的疯子,毁掉了一切。

「现在遗留微弱的灿烂」
「要是发光也很短暂」

—————————————————————————
伍。

「还记得他对爱的疯狂」
「单纯的浪漫」

一年前的2月18日,苏沐橙的生日,兴欣的所有人都似乎早知道什么一样,没有特别热情的招待,但却没落下一句生日快乐。

房间桌子上的匿名卡片写着,“我会在中央广场等着你答应我的表白”。

苏沐橙早就猜到是谁了。原本她还想着晚到几分钟算是报复一下上次孙翔最先提出分手,却没想到她又在那儿守着许多玩偶鲜花香槟蜡烛等了半个多小时。

然后接到了孙翔的死讯。

车祸。

手中装着情侣戒指的礼盒掉落在地。

世界静默。

—————————————————————————
陆。

自那以后,苏沐橙一直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没有与任何人吐露过心事。表面上她还是兴欣的苏沐橙,但每个人都知道她变了。

楚云秀总是眼看着苏沐橙将心事随手卸写在一张纸上,写好之后粗略看一遍就烧掉。

她说,她不想再为任何事难过。

「如果一切都能时间冲淡」
「爱也一样」
「慢慢的消散」

苏沐橙漫无目的的游荡着,直到停驻在能够欣赏到漫天星辰美景的过街天桥上,望着深邃的夜幕与眸光之下无尽无边的波澜。

泪水模糊视线。

“孙翔…”

“我很想你。”

END.

评论(1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