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钺.

极地cp宣传者,还活着.

【all越】三人行Ⅱ。

*是几个很短的all越小故事.
*清水,无脑甜,ooc慎入.
*校园ver系列,ABO+U-17背景,这次每个故事既可以是独立的又可以是有联系的,互相有箭头的恋人未满设定.
*不定时调整文章格式,一般是手机,请不要介意.


——系列Ⅱ「GIGS」


P.4 「真越/迹越」


尖锐的刺破皮肤的感觉的确是不太好受,就算是安静了一段时间也仍然能感觉到后颈的疼痛,指尖轻触着抹去残余的血珠,越前龙马倒真的很好奇迹部景吾到底是如何忍耐下这种血腥味道的。


他是Beta,不会有甜美的信息素供Alpha享用,咬破并没怎么发育的腺体能够带来的也只有浓重的血腥气,越前龙马没怎么好好听生理课,但这些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所以他更加不明白迹部景吾究竟是为什么才要态度强硬的做这种也许让他们两个人都不怎么自然的事情。


“这个时间怎么还在闲逛?”


难得能听到这样的一句像是呵斥的问话,只不过是龙马因为将帽子压的过低而径直撞上了人。但关于他为什么要停下来,龙马不知道,也没去想。


“啊,我会回去的。”


真田弦一郎皱起眉,虽然龙马没继续说下去,但他知道下一句一定是“不用管我”之类的话。恍惚间察觉到了少年身上似乎有什么其他的陌生的气息,他仅仅是猜测了一下,就得出了无限接近真相的答案。


“回去用绷带缠一下吧——不想被知道的话。”


“……嗯。”


简单音节的回答,越前龙马说实话是怔了怔,他没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足以让真田发现的破绽,但他由于闻不到Alpha的信息素味道而完全忽略了这一点。但同作为Alpha的真田弦一郎可是辨认出了那根本不可能出现在龙马身上的味道,再加上他能看出的迹部对龙马的心思,猜测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


还真不懂得克制啊,迹部。


真田弦一郎是在开着场灯的一个网球场里找到迹部景吾的,斜插着口袋站在场边的台阶上,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有没有平静下来——迹部知道越前龙马只是Beta,但这样却更加不能压抑他想要去占有的欲望。


夜风微凉,拂过之时轻吹起发丝,深色的眼眸只映着星空,再无他物。


“你发现了?”迹部说这话的时候头也没回,真田那极具攻击性的信息素味道实在是让Alpha相斥被体现的淋漓尽致,他一点也不想靠近那个人。


先是沉默了一阵,真田不说话,迹部也就不回话,两个人像是僵持着,又像是根本没话可说。


“你留下的味道太容易被发现了。”


“因为本大爷要告诉所有人他是谁的。”


偏偏就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才会让他、甚至说其他人也一同陷入这样无底的深渊。占有欲作祟,迹部景吾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少年被其他任何人拥有——哪怕只是一点的疑虑,他也不想有。


只是真田弦一郎并不这么想。


“听好了迹部。”他似乎是在掩饰着,又毫不掩饰的说了出来,“他是Beta,这就意味着他不可能属于你,或者说不可能只是你一个人的。”


似乎是被这句话触到了什么敏感的神经, 迹部转过身,迎面撞上真田表明绝不肯让步的尖锐目光。他无法否认那句话,因为要不了几天他留下的信息素味道就会消失殆尽,Alpha的一切强势对Beta都毫无作用——这也是迹部景吾的占有欲迟迟压抑不下的缘故。


觊觎着越前龙马的人有多少可没人说得清,迹部景吾也知道真田弦一郎可没打算仅仅甘愿于“注视与守护”。


他们想要的都是拥有,想要完全的拥有。


刀锋相撞。



P.5「冢越/迹越」


又有Omega发/情了。


越前龙马总是这样淡定的旁观着每次都会引起动乱的发/情事件,对那些因此而收到一定程度影响的Alpha嗤之以鼻——Beta从来没有这样的顾虑,他也闻不到那些会让AO都疯狂到极致的信息素味道。


这种事情发生在U17的合宿地倒也真的是意料之外,因为他本以为不会有这种疏忽的事情发生。而这个时候能像他一样安稳自如的人可不多,毕竟聚集了诸多精英选手的地方Alpha的比例可是出人意料的高。


因为这样的事情暂停了几个小时的练习,说实话对龙马并没有多大影响,他依然可以拿着球拍在球场里自主练习。


从宿舍要拐出去的时候,越前龙马其实是一点也不想遇上迹部景吾的。


从他的眼睛里就能读出来的东西根本不需要言语说明,因此龙马一句话都没准备说的想从旁边直接走过,却被看似轻佻实则用了十成十的力气的动作拦在了拐角处。


迹部将身体轻靠在墙边完全挡住龙马视线里楼梯的一角,只不过龙马根本闻不到他身上萦绕着的强烈的信息素味道,否则很可能会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真是事不关己的冷漠态度啊,嗯?”


“本来就跟我没关系。”


太近了,越前龙马觉得。他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迹部到底是什么时候靠在他耳边说话的,只要他稍微抬起头就能恰好只相距帽檐的长度、唇间也只余下几厘米的距离——于是龙马压低了帽子。他总觉得迹部景吾这有点反常但其实又说不上反常的举动一定和那Omega的发/情脱不开干系。


切、还不是会被影响。


他的确觉得作为Beta、无需被易感期或是发情期困扰真的是太好了,却也仅仅是松口气的程度,谈不上高兴。


虽然距离那么近,但他没有躲开,甚至在迹部还没有讲下一句话之前就抬起了头,琥珀色的眸子直盯着面前的人,光芒闪烁。


“你们在干什么?”


只听了声音,迹部景吾就没准备再说什么了,他放开撑着墙的手,勾着笑意转眸,“你来的真是时候啊,手冢。”


“……部长。”龙马倒是确实没想到自家部长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因为总会有种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被发现了的感觉——究竟是什么事情呢?反正到目前为止他肯定是想不明白的。


同样浓重的味道相撞,即便是手冢国光那清冷许多的信息素也抵不住泛滥起来的攻势,两个人简直像是要以此来决一胜负一样——只不过他们都没那个幼稚的兴致,手冢只是挪步到龙马身旁,告诉他训练要重新开始,将人三言两语推回了房间。


龙马只是很奇怪的抬眸看了看手冢,又撞上迹部的目光——他还是在看着龙马的——旋即便拿着球拍拐回了自己房间。他当时唯一想着的事情是“没想到训练恢复的很快”,可能是因为以往青学遇到这样的事情都因为担忧球员状况而暂停半天的练习,龙马也早已经习惯了。


手冢倒是没有马上离开,但也没有移回目光。


“先破坏约定的人是你,迹部。”


“既然有机会,本大爷又为什么要放过?”


手冢不用看也知道迹部该是一副什么神情,机会主义者倒也不算他们任何一人的标签,但总会在某一件事情上不约而同的打破禁忌。——也许真的是因为那个人是越前龙马,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互相破坏规则。


先发觉的人注定从一开始就是输家。


“机会不是每次都有的。”


“谁知道呢。”


手冢国光侧转过身,正对上迹部景吾显然满载自信的笑意,似是还带了层挑衅的意味。眸光同言语一并化作了攻击的利器,而后不知是被一一防御还是被相同的锐利击落,就如同Alpha之间的战争。


静默无言。



P.6「真越/冢越」


越前龙马被问着为什么不到近一点的位置看这场难得一见的练习赛,他只是移开了目光没有回答,似乎是想要逃避着什么一样。


看着站在球场两边的人——手冢国光和真田弦一郎——他总觉得还会有异样的感觉由心底生发。


散着热意的腺体处总还残余着温润的触感,不知是源于谁的触碰或是谁的亲吻。龙马自己其实并不知道事情是如何演变的,只知道当宿舍内的灯突然因线路问题而熄灭的时候,他刚好在门口听几个人谈论明天的事情,而后却似是被什么人半揽着肩膀,手扣在左臂旁侧,温度沿着掌心蔓延。


那个人没说话,但是越前龙马觉得自己知道他是谁。


熟悉却又总是不会过分亲近的味道闯入呼吸间,越前龙马作为Beta是闻不到信息素的确切味道的,但他总会有种能够感知到费洛蒙的错觉——就如现在,他的的确确能猜到自己身边站着两个人,两个能带给人无限安全感的人。


却又恰恰是因为气息过于熟悉,在平时根本不会注意的时候没有多加留意,导致现在他几乎辨认不出来两种并不相互融合的味道究竟都是属于谁的。


没有想象中的动乱,吵嚷声已经降到较低的程度,龙马觉得扣在自己肩上的手松了松,但似乎却仍然因为另一个人没有动作而迟迟不肯先言退缩。


被指尖轻触双唇的瞬间惹得龙马稍微僵住了动作,身体的震颤被感知的一清二楚,轻抚过唇瓣的手也没有停止的沿着脖颈线条向下游走,停留于左侧锁骨的凹陷处摩挲着。龙马被反扣住的手没有施力,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肌肤接触的地方正在升起的热度。


后颈的凸起处也似乎被轻缓的揉按着,似是撩拨的动作让越前龙马实在无法思考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只不过他唯一知道的是他没有拒绝——也许是不想,也许是不能。


最后的轻吻也并不知晓是谁留下的,手很快被放开了,温度却迟迟降不下去。越前龙马对这个突发事件在意到几乎一夜没有完整的睡好觉——尽管他始终不想承认自己很在意。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睡眼惺忪地拨弄着睡乱的额发,在经过某两个人身边的时候寻嗅到了同昨天晚上无比相似的气息——越前龙马旋即停在了原地。


“骗人的吧…。”


清凉的水接连不断的冲洗着面颊,明明皮肤温度已经被冷水浸透,越前龙马却始终觉得能够触碰到不正常的热度。直到现在看见这两个人将要成为练习赛的对手,也依然是这样。


眸光流转,总有什么藏匿在深处的东西被发掘了出来,现于光下。


轻泛涟漪。 


——「TBC」
因为觉得主角Beta实在是过于带感所以在校园系列套了ABO的设定,总之很多事情还是很方便的(笑)

我真的太喜欢GIGS了,所以无论怎么被阻拦我也想写写看……ooc致歉,感谢阅读.

评论(5)

热度(62)

  1. 恶梦子岳钺. 转载了此文字
  2. 食宿五十米岳钺. 转载了此文字
  3. 风切岳钺. 转载了此文字
  4. 越前樱雪岳钺. 转载了此文字
  5. 红色香蒲卡岳钺. 转载了此文字